為何玩《碧藍航線》?日本玩家:日系手遊政策根本把玩家當白痴

Mr. Qoo

本文由讀者 華生 投稿

編按:上一篇文章是由《碧藍航線》廠商出發,給予片面理解遊戲火熱的可能因素,而以下文章則是編譯日本玩家的文章所得出之看法,孰是孰非,留待讀者評價。同時歡迎各讀者投稿,題材包括但不限於各 ACG 相關的內容。以「投稿」為主題發送email至 mr@qoo-app.com.

上一篇文章:

【Qoo心得】從《碧藍航線》日版經營模式看中國手遊給日本的文化衝擊

 

中國原產手遊《碧藍航線》自從於今年下半年登陸日本以來,除了在玩家數和業績方面戰果斐然,許多繪師和業界名人亦搶搭這波風潮,創造出不少話題十足的事件,說是年度最新黑船也不為過,到10月下旬,《碧藍航線》已獲得日本手遊人氣排行的第2名,受歡迎程度連原產國市場都瞠乎其後。

在這之前,受到遊戲開發費用和人事費高漲影響,雖然知道中國ACG的名聲就跟MIC製品一樣缺乏在日本的品牌效應,許多中小型日本遊戲商還是寧可持少虧為贏的政策,逐步以代理中國手遊取代自主開發的作品。不過絕大部分都沒沒無聞,要說正式在日本市場殺出一條活路而且玩得有聲有色的,在《碧藍航線》之前大概沒有一款外籍兵團辦得到。

▲ 10月下旬,在《艦隊收藏》中將艦隊名取名為「逃到碧藍來吧」的提督艦隊名稱竟然無法顯示,部分人把這解讀為兩大艦娘遊戲的衝突表面化。

是甚麼樣的動機和差異使日本玩家們放棄過往成見,轉而接納這款畫風和題材都不算新穎的遊戲呢?10月底,一篇題為「玩《碧藍》而看穿日本手遊本質的人們」(『アズールレーン』を遊んで日本の大手ソシャゲを見切った人々)的文章開始在日本網站上流傳,撰文者自稱是個最近才開始玩《碧藍》的日系手遊玩家。對於中日兩國的手遊經營模式差異,撰文者直言:「中國手遊的優勢在於經營體系十分健全,我十分訝異日本手遊竟然如此把玩家當傻瓜耍。」為避免斷章取義,在此提供全篇原文翻譯,僅供對手遊業界有興趣的讀者充做參考。

 <以下為全文翻譯>

............

最近開始玩《碧藍航線》。

這是款由bilibili動畫的子公司開發配信的手遊,內容主要為操作擬人化的美少女艦船,為了對抗謎之勢力、守護人類而展開戰鬥的遊戲,這設定聽起來還真有些似曾相識。

這款雖然製作品質頗高,但畫風和設定明顯流露出中國御宅文化的遊戲近來幾個月在社群網站引發極大的關注度,這並非沒有原因:因為它的營運體系十分「健全」。

說起來,我本來其實是不太愛玩手遊的人。倒不是說覺得手遊沒遊戲性可言,我也很清楚這種用手機拼命下去農,享受作業性的遊戲也有其魅力所在。只是如今,日本手遊商營運腐敗,把玩家們當白癡的程度實在遠高於我所能想像。

而《FGO》就是最標準的範例之一,我本身也是因為很喜歡《Fate》系列所以開始玩,但實在很讓人心寒。這遊戲可說是完全的反烏托邦,感覺就像個心理學家為了進行某種社會實驗而營運的。

總歸一句話就是很糟糕,該遊能成為正規戰力的SSR(☆5),需要用抽一次3百日圓的稀有轉蛋下去抽,排出率只有1%,何況這1%仍是混雜了有用的和沒用的渣卡,想抽出一張值得留的好卡,一次不花個至少幾萬日圓就別想了。

這怎麼想都很怪唄?

花了好幾萬終於拿到卡後,接下來就是麻煩到令人絕望的技能升級,要打上幾千場關卡,付出無數的時間和勞力,這就是這款遊戲構成的基本流程模式。

我也另外接觸過許多手遊,詢問過他人的意見,結論是不止《FGO》,其他日本手遊也半斤八兩,差不多都這樣。

看看其他國內頂尖的人氣手遊,如《龍族拼圖》、《怪物彈珠》、《偶像大師灰姑娘女孩》等,雖然名稱可能會有「特別抽選」或「精選卡池」等差別,但幾乎都維持在差不多的價格和機率水平(300日圓/SSR1%),遊戲差異這麼大,抽獎機率還能保有如此驚人的一致性也真是讓人不得不佩服。

▲ 據調查,大部分玩家認為300日圓/SSR1%的稀有抽在日本手遊是普遍行情

當然我這樣說不是呼籲大家當無課玩家,遊戲好玩的話付錢也沒甚麼。但是像這樣為了得到某從者拼命砸錢成為理所當然、培育一個角色花無數時間成為理所當然,我只能說這樣的遊戲不是給人玩,是在把人當遊戲玩。

另外我聽說,《FGO》微課金玩家的定義是每個月花2~3萬圓左右的。大家有沒有想過,每個月花這樣幾萬都足夠讓你加入高級健身俱樂部的會員了,這樣講雖然不太重聽,但一般人都該清楚量力而為的道理。

我並不想貶視社群類遊戲,但某些遊戲的吃相實在難看。就算只看App Store、Google Play,還是有許多售價合理又優質的App,這種抽一次300日圓的玩意實在讓人懷疑訂價者的心態。我不會強求營運方具備良知,但最起碼請有點常識。

回過頭說,那麼《碧藍航線》讓人驚嘆之處在哪呢?就在它的課金行情十分合理。如果照先前說日本手遊的標準行情約是「1回300日圓、SSR1%」,那碧藍的標準差不多就是「1回120日圓、SSR7%」;只要課個差不多一萬,幾乎都能拿到想要的SSR。我到現在才課了大約5千,還剩一半沒花完。

這樣不是很妥當嗎?畢竟這只是為了打發瑣碎時間而玩的遊戲,花個幾千就很夠用,花個幾萬就算重度玩家,這才是常識性的課金範圍。而且這遊戲即便是低稀有度等級的角色,也能擁有和SSR接近的性能(這裡指的可不是和其他手遊那樣牽強附會的說法),只要以普通的步調跑流程就能讓角色順利成長,充分考量了用零碎時間也能玩得很盡興的需求。

從遊戲系統來看,這遊戲也做得很不錯,角色們的強度主要取決於經驗值、裝備、技能三方面。經驗只主要下功夫去練,裝備方面就有相當的運氣要素,還有靠課金購入的各種服裝、資源等充實的培育系統。和致敬原作《艦隊收藏》相比之下,《碧藍航線》更具備有手動操作的射擊戰鬥系統等引人入勝的遊戲模式。

上述提及的一連串特色,使這遊戲不是一款除了課金轉蛋一無所有,而是尊重、並能讓廣大讓玩家們充分享受樂趣的作品,這點做的很棒。普通進度遊玩所需的時間和金錢都很有限,深度玩家也能選擇投入大量時間金錢去深入研究。

▲《碧藍航線》的課金單位cube一個相當60日圓,還有許多泛用型角色

包含我在內,最近迷上《碧藍航線》的許多人,都是對日本手遊的既定模式感到失望的玩家。近來,日本手遊的市場已經是群魔亂舞的狀態,看著許多粗製濫造的作品一個接一個推出,讓人不禁聯想這就是長年加拉巴哥化的下場(當然,海外作品的糞作也是一點都不少)。

說是這麼說,不過《碧藍航線》也才在日本推出沒多久,以後會變怎樣也沒人說得準。說實話,也有可能會以不如人意的結果收攤,畢竟App需要深遠的眼光。
但是,無論如何這遊戲都打響了革命的一槍,只要能讓這種常識性的經營體系在廣大玩家群中逐漸擴散,現有的日本手遊就能從中汲取經驗,提升遊戲品質。

▲ 戰鬥系統方面當然也有自動模式,但手動操作更為有利

最重要的,不在於今後《碧藍航線》會以如何的下場收尾,而是如前所述的,
日本廠商們的經營體系即便不能吸取這樣的「良知」,也應該得到基本的「常識」。

我們都很清楚,經營遊戲不是開慈善事業,但當大家在一款本質不甚了了的作品付出幾萬幾十萬的情況成為家常便飯時,怎麼看都是違反正常邏輯的。而課不了這麼多錢的玩家就必須忍受極度不平衡的對待,也讓人難以想像這是個有良心的營運該有的表現。

即使再怎麼用人類的賭性和自我表現的慾望去糊弄人,還是無法掩飾這樣經營的合理性。

近年來如此的遊戲經營和手機App的模式完美結合,深入人類社會。但就如先前所說,問題並不在手遊的本質,不管怎麼說智慧手機和手遊也是因為符合現代人生活模式才能成為主流,也仍有很多不錯的手遊以合理的模式經營著。

所以,如果《碧藍航線》的合理經營模式能在日本遊戲業界引發關注,為這池子注入新的活水,那就再好也不過。

當然,許多優秀的手遊多如繁星,而今天如此「日本風」的遊戲能成為眾人關注的焦點,對我來說是個前所未有的好消息。

............

該文在各大遊戲網站公開後,自然引發不少日本網友的討論,雖有部分人質疑該作者在文中對《FGO》等日本手遊的指責有失公允,不過大多數都同意如果中遊的經營模式能讓日遊仿效,那麼也可創造多贏的局面。

然而,難道現今日本手遊普遍吃相難看,反觀中國手遊往往比較佛心,如此差異的產生難道只在於經營者策略和良心的不同嗎?似乎也沒那麼單純。針對這篇話題文章,一名網友「ところてん」在推特提出了看法,指出日中手遊政策的決定性差異,其實更和兩地民情和社會發展息息相關。「中國的遊戲市場是日本的十倍大,理論潛在市場也十倍於日本,所以當然在轉蛋價格有更大的彈性。而且中國遊戲獲利市場在本國,會進軍日本市場只是為了打響知名度,在中國御宅族眼中『在日本爆紅的強作』這名頭本身就是品質保證。」同時在兩國社會對轉蛋的容忍度方面,ところてん分析:「這得從資本主義的成長期和衰退期說起:成長期社會的價值觀,是講究投入資本後一定會有回報。相反的衰退型社會是把錢當作投資機會的籌碼。日本是衰退期資本主義社會,因此全民對有逆轉希望的娛樂系統非常熱衷,轉蛋系統就是其一。而中國是資本主義成功成長的社會,故人們比較能接受投入金錢後一定會有回報的系統,對轉蛋這種很可能竹籃子打水的玩意感到不耐。換個說法,中國講求投入資本後得到成果的公平性。而日本是講究投入資本後,得到『機會』的公平性……也就是轉蛋。」

可以肯定的是,只要在日本每個月為手遊背卡債的人還是那麼多,廠商能靠著玩家的課金貢獻賺到盆滿缽滿,也沒有多少人願意為了轉蛋系統和營運商對簿公堂,那麼日系手遊要像《碧藍航線》那麼親民,只怕還有好一段路要走,也不見得真的適合中國式的玩法。未來手遊會往如何的方向去走,有待後續的發展和玩家的選擇,別忘了,生命會自己找出路,產業和文化也會。

近期不少日本萌系手遊《マジガール》、《放課後ガールズトライブ》、《偶像大師百萬演唱會》相繼吹熄燈號,市場競爭之激烈由此可見一班,《碧藍航線》若想活到改變業界那天,還有重重考驗要通過。、

From Mr. Qoo

內文引述的原文翻譯或觀點可能會引起不少爭議,讀者間討論時請以和為貴。同時,歡迎諸君投稿闡述簡體服與日服之差異。如許可的話,QooApp 或會翻譯至日文並上刊至其他友好日本媒體。

  本文投稿方式:在本文下留言

【讀者投稿】永久有效通道:以「投稿」為主題發送 email 至 mr@qoo-app.com

原文網址

相關文章

從《碧藍航線》日版經營模式看中國手遊給日本的文化衝擊

在QooApp開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