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願》主題曲分析:隨「草東沒有派對」探討主角自我救贖之旅

Mr. Qoo PC

由 赤燭遊戲 製作的第一人稱恐怖遊戲《還願》,自推出後受到熱烈討論,玩家們即使沒有興趣,或多或少都已聽說過遊戲內容。

QooApp 編輯部在親身試玩過後,對 草東沒有派對 為遊戲所製作的同名主題曲《還願》感觸頗深,撇開遊戲彩蛋,本文將僅針對歌曲含意與遊戲故事分析,如若怕劇透的讀者,請斟酌閱讀。

《還願》主題曲

赤燭遊戲挾帶着前作《返校》的名氣,以及宣傳時的另類實境遊戲 ,致使《還願》在正式推出前,便已備受各界矚目。於2月19日晚上9時推出後,遊戲同時在線的玩家人數便已突破一萬人,直播平台 Twitch 的觀看人數亦達到十萬人高峰。即使放眼全球,在甫推出便能獲得如此關注的獨立遊戲,亦是相當鮮見。

故事簡介

玩家在本作中將扮演一家三口之主杜豐于,在撲朔迷離之間,一步一步揭露看似普通的杜家,在1980~1987年間所發生家庭悲劇。

故事講述遊戲男主角 杜豐于 編劇事業不順,創作的劇本多次遭受拒絕,生活捉襟見肘但礙於傳統觀念及面子問題,制止了早已息影的妻子復出,以致夫妻失和,接連又遇上女兒生怪病,讓他開始依賴邪門歪道,以圖挽回他那逐漸破碎的人生。

「草東沒有派對」製作的遊戲同名主題曲《還願》

遊戲的結局,玩家將會聽到女兒杜美心最後的獨白,在體驗過遊戲劇情後,玩家們可能對於害死女兒的男主角,感到憤怒。但搭配着知名樂團「草東沒有派對」為遊戲所製作的同名主題曲《還願》,仔細想想,杜豐于又何嘗不是一個可憐之人?

只夢到這裡
失望的人 這次沒能紅了眼眶
我們讓大海淹沒了嘴
享受著辛酸
紛亂的光線裡 我閉上眼去看
還想和你談論宇宙和天空
或是沙灘裡的碎石和人生
你會不會還是坦率的笑著 我的荒唐
無處混亂 也無處是你我

▲《還願》歌詞

「只夢到這裡/失望的人 這次沒能紅了眼眶」

杜豐于被當時社會帶來的壓力淹沒了。為了家族門面也好,女兒的未來也好,他選擇了閉上雙眼,摒棄掉讓女兒去看精神科醫生,或是讓妻子復出等合理的選擇,選取了一個假希望,最終導致了女兒在邪教儀式中死亡的慘劇發生。玩家對於杜豐于的印象,可能就是一個為了面子而剪破妻子旗袍,強行將個人希望套在女兒身上的惡父。

「我們讓大海淹沒了嘴,享受着辛酸/紛亂的光線裡 我閉上眼去看」

但杜豐于身處的是1987年剛解嚴的動盪時期,人民的思想仍處於白色恐怖時期的台灣當中。身為公眾人物的丈夫,亦是帶着得獎編劇以及童星爸等身份,實在很難扛着社會輿論壓力,接受「女兒患有精神病」,或是家道中落的事實。

即便如此,杜豐于作為父親,也是一個會為女兒講床邊故事;任由女兒將自己最重要的劇本創作,用蠟筆塗色折成花;甚至願意為女兒的心業、健康和事業而獻上自己的身體給慈孤觀音。面對同時襲來的逆境,也只能「享受着辛酸」,「閉上眼去看」。

《還願》主題曲

「還想和你談論宇宙和天空,或是沙灘裡的碎石和人生/你會不會還是坦率的笑著 我的荒唐」

後續的歌詞中也唱出了杜豐于對整個事件的後悔。「宇宙和天空」,「碎石和人生」這些意象或許是代表着未來,社會,人生,家庭等等。杜豐于看清了自己行為所帶來的後果,訴說着自己還想和女兒談論這些事情,到最後只能對她隔空喊話,幻想着女兒再次與自己聊天的情境,也透露出一股「已無法觸及」的無力感。隨着樂器和人聲爆發似的間奏,也讓同樣在遊戲一直壓抑着情緒的玩家,從說不出的痛苦裡解脫。

《還願》主題曲

「無處混亂,也無處是你我。」

「草東沒有派對」錄製的這首主題曲,以他們擅長,在充滿無奈的情緒控訴中告訴玩家,這兩小時恐怖至極的經歷,可能只是杜豐于的自我救贖的夢。終究「無處混亂,也無處是你我。」既然混亂善惡一切皆空,我們又何必執着於「對錯」這些二元對立的概念?

杜豐于的所作所為,固然是罪無可恕,但在一個充斥了「迷信」和教條的吃人社會中,他何嘗不也是一個受害者。

《還願》主題曲

遊戲原聲帶

在QooApp開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