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的山姆們~小島秀夫來啦!《DEATH STRANDING》WORLD STRAND TOUR 2019台北站活動實記

Mr. Qoo PS4

由知名遊戲製作人 小島秀夫 所開發製作的 PS4 遊戲《DEATH STRANDING》,自遊戲發售後於全球展開「《DEATH STRANDING》WORLD STRAND TOUR 2019」,繼巴黎、倫敦、柏林、美國和日本後,今(24)日 小島秀夫 也來到了台北與台灣玩家面對面,暢談遊戲製作心得。

《DEATH STRANDING》以「連結」為主軸貫穿遊戲

一開場 小島秀夫 先生展現親和力以中文「大家好」對現場玩家打招呼,距上一次 小島秀夫 先生來台已經有5年了,他也興奮的告訴大家他回來了,並稱讚台灣玩家相當有禮貌,很開心能再次來到台灣與大家見面。

小島秀夫 先生表示,這4年間他從零開始獨立製作《DEATH STRANDING》,玩家和粉絲們的期待是他持續製作遊戲的原動力,他很高興能將這部遊戲作品推出在大家面前,對自己而言,這也是一款具特殊意義的作品。

遊戲以「連結」為主軸,並以「棍子與繩子」為設計核心,相較於以往都是製作「棍子」以攻擊為重點的遊戲,這次則是希望是以「繩子」將所有玩家串聯在一起。因此,整體遊戲世界觀、遊戲設定和系統,以及各種遊戲細節也是在腦海中串聯起來,同步進行製作。

遊戲開發心路歷程分享 強調玩家間互助合作的正向體驗

現場將玩家們各式問題放入貨物箱內,由工作人員快遞送達給 小島秀夫 先生,並從中抽選出問題,由 小島秀夫 先生為大家解惑。

Q:《DEATH STRANDING》核心主軸為「人與人的羈絆」,請問 小島秀夫 先生是在什麼機緣底下決定製作這樣的主題?

A:在4年前獨立出來之後,沒有工作室、沒有成員,但仍有大批的玩家和粉絲一直支持著他,也慢慢成形了《DEATH STRANDING》這款以「連結」為出發點的遊戲作品。此外,網際網路的發達,雖然拉近了彼此,但也出現了網路霸凌的狀況,因而希望透過遊戲讓大家能重新認識並感受到「連結」的美好。

Q:請問 小島秀夫 先生是如何在製作遊戲的過程中一直貫徹自己的理念,又是如何面對需要妥協的狀況?

A:一開始是遊戲性和設計概念,要讓工作成員們都能理解認同,才能成就這樣的遊戲。另外,遊戲開發都有所謂的「死線」,必須在期限內完成,因此每天都在「要做哪些事」、「哪些事要先捨棄」的環境下製作遊戲。不過,如果不設定死線的話,自己大概會持續製作個10年、20年吧(笑)

Q:遊戲是荒蕪的在美國大陸上進行,有沒有機會未來加入台灣相關元素在遊戲中呢?

A:未來當然是希望能以台灣為主題製作一款如《DEATH STRANDING》的大作,不過我們也想嘗試製作恐怖遊戲,觀察東南亞的文化背景相當適合,所以之後或許會有以台灣為主的遊戲也說不準。

Q:當初是什麼樣的契機成為了遊戲製作人?這份工作需要怎樣的人格特質呢?

A:其實自己曾經想要成為一名電影導演,不過因為種種因素沒能如願。不過自從接觸到「遊戲」這個媒介,發覺能透過遊戲完成自己的理想,因此踏入了遊戲製作產業。

對於人格特質,小島秀夫 先生聊到最重要的是要能持續下去、努力不懈,因為不管是在製作遊戲或是其他行業,多少都會遇到來自各方面的問題和壓力,但重點是要堅持下去。無論最後成果作品是否大賣,能完成自己的理想並對自己有信心,是 小島秀夫 先生覺得是最重要的人格特質。

Q:在製作《DEATH STRANDING》的過程中,最令 小島秀夫 先生覺得興奮的一刻是?以及最印象深刻的困難,團隊又是如何克服呢?

A:在製作遊戲的過程中有許多令自己覺得興奮的時刻,真要說的話應該是最一開始只有自己一個人在創作發想遊戲的時候吧!沒有外在的制約,可以天馬行空的發想遊戲,真的覺得相當開心。

其實每一天每分每秒都會遇到困難,像是技術力的問題,雖然 PS4已經是性能相當棒的主機,但還是會受限於現階段的科技和技術,無法呈現自己心目中所期待的內容,不過,遇到阻礙進而去突破,也是自己身為製作人的樂趣。

此外,演員們的邀約演出也是自己親力親為規劃安排,但正巧2016年遇到了演員工會罷工事件,自己每天與主角諾曼等人 E-mail 聯繫確認何時可開拍,那一陣子也令人傷透腦筋。

Q:小島秀夫 先生是以什麼樣的心情遊玩自己製作的遊戲呢?

A:由於是全程擔任遊戲製作,因此自己等於是從什麼都沒有就邊製作邊開始玩這款遊戲了(笑)
老實說,自己其實很怕玩自己做的遊戲,感覺像是重新體驗自己製作的過程一般。

Q:近期越來越多互動式的影集和電影,小島秀夫 先生是如何看待遊戲和電影的分界和彼此互相的影響呢?

A:以前遊戲和電影是兩個完全不一樣的媒介,但因為數位化的關係,兩者的關係越來越緊密。自己也相當期待接下來的5年、10年內這兩個產業能撞出什麼樣的火花。

Q:為何會想設計出「社群遊玩」系統呢?以及在遊戲中顯示每個物品的點讚數呢?

A:誠如剛剛所說的,網際網路的發達雖然便利,但也出現有人透過網路對他人造成攻擊和傷害。自己希望能透過「點讚」的系統,讓大家重新了解這原該是帶給人們幸福的技術並不是壞事。而遊戲內設置讓大家可以看到各個物品的讚數,也是希望能帶給大家正向積極的遊戲世界,透過這一兩個禮拜的觀察,大家互相踴躍按讚,看的出來大家對於這個系統的喜愛,自己也相當開心。

Q:除了拍電影外,小島秀夫 先生是否還有想做的事情或是想合作的對象?

A:因為太喜歡玩遊戲了,希望自己到死還都能一直玩遊戲呢(笑)
的確收到不少電影製作的邀約,等自己製作遊戲有空閒會再考慮看看的。要說到最想做的事,個人還滿想去太空旅行的,從外太空看地球應該很棒!此外,也想透過自己製作遊戲的經驗為接下來的 AI 人工智慧盡一份心力,不過目前尚未有相關的規劃。

Q:從 小島秀夫 先生的遊戲作品當中可以感受到豐富的閱讀和科學理論的再現,不知道對於 小島秀夫 先生最有啟發的書籍或理論是哪個呢?

A:這問題一時間有點難回答,自己從小就接觸各種不同的電影和書籍,並從中獲取了不少經驗。如果真的要選出一個啟蒙我的作品應該是1968年上映的《2001太空漫遊》吧!不論是書籍或是電影都可以讓人以不同角度體驗不一樣的人生和事物,因此我也是秉持著這樣的想法製作《DEATH STRANDING》,希望玩家們能沉浸在故事情節裡。

Q:小島秀夫 先生接下來有製作 VR 遊戲的計劃嗎?

A:個人對 VR 遊戲相當有興趣,也會想要挑戰看看。因為不管是觀看電視電影,我們都是被侷限在一個框架內,而 VR 遊戲則是打破了這個框架,可以有更多的發揮空間,會令人更期待有不同的呈現方式或玩法。

 

製作人簽名公仔搶翻天

為了回饋支持他的台灣玩家們,小島秀夫 先生更特別帶來了親筆簽名的迷你公仔送給現場的玩家,經過一番激烈的搶答後,最終由3位幸運的玩脫穎而出獲得獎勵。

小島秀夫 先生表示《DEATH STRANDING》是一款「連結」全世界的遊戲,雖然玩家們所扮演的山姆是一個人踏上旅程,但其實在旅途中玩家們會發現有其他玩家的協助,而大家也是彼此連結在一起的。就算是已經過關的玩家也能持續在遊戲中幫助其他玩家,在現實世界中彼此能互相幫助、互相連結,讓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這就是自己所期望,也是這款遊戲開發的宗旨,希望大家喜歡《DEATH STRANDING》。

最後,小島秀夫 先生也一一與現場玩家合影留念,讓玩家們與 小島秀夫 先生有所連結留下美好的回憶,也讓「《DEATH STRANDING》WORLD STRAND TOUR 2019」台北站劃下完美的句點。

 

官方Facebook

デス・ストランディング 死亡擱淺 デス・ストランディング Kojima Productions
最新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