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資訊 > 資訊正文

《ARGONAVIS》企劃 伊藤昌弘×小笠原仁 主唱對談「與企劃相關的所有人員都不斷向廣闊的天空伸展──」

Mr. Qoo

5月30日(日)將在富士急樂園 Conifer Forest 舉辦演唱會「ARGONAVIS LIVE 2021 JUNCTION A-G」(以下簡稱「JUNCTION A-G」),對即將體驗戶外舞台的 伊藤昌弘(Argonavis Vo/飾演七星蓮)與 小笠原仁(GYROAXIA Vo/飾演旭那由多)兩人,從彼此的第一印象至「JUNCTION A-G」的幹勁,進行了約莫1個半小時充實的訪談。

本文由 SPICE 授權轉載,QooApp 編譯。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伊藤昌弘 小笠原仁 訪談

攝影:池上夢貢

 

職業與思考方式相異,卻走向相同道路的兩位主唱

──首先想請教兩人對彼此的第一印象,從第一次見面至今的印象有產生變化嗎?

伊藤:第一次見面是你來看演唱會,到後台打招呼的時候吧?

小笠原:嗯,沒錯。不過我之前就已經有在 YouTube 之類的地方看過 Argonavis 的演唱會影像了。

伊藤:之前就有了嗎?

小笠原:我本來就知道《BanG Dream!》,男性版的企劃開始後,官方有在 YouTube 上傳演唱會影像,想著這個人就是 Argonavis 的主唱啊!當時應該和 GYROAXIA 的試鏡差不多時期。

說到第一印象的話……,最先聽到的歌曲我想應該是「Goal Line(ゴールライン)」,感覺是一個很厲害的人在擔任主唱,心想一定是很時髦的人,最一開始的服裝也是這種感覺,當時身材比較瘦吧?當然不是說現在變胖了,而是這1年變壯了許多吧(笑)。

伊藤:你也是啊?像是肩膀(笑)。

小笠原:我也變壯了。對 伊藤 的第一印象應該是很纖細,有種知性的印象吧。

伊藤:真的嗎!?知性的印象?騙人的吧?

小笠原:我真的覺得看起來很聰明,感覺像是會去代官山的人(笑)。

伊藤:裝模作樣的意思嗎(笑)?

小笠原:與其說是裝模作樣(笑),就我以為像是會在那種地方散步的文青男孩,又因為喜歡所以一直有在玩音樂的多元時尚知性青年,結果不是。

伊藤:不是呢,雖然我也想渡過這樣的人生(笑)。第一次見到(小笠原)仁 的時候,應該是拿著 DIESEL 的藍色托特包吧?

小笠原:是啊!為什麼會記得這個(笑)?

伊藤:因為你就拿著托特包說「我是 小笠原仁」,身高又高,感覺是個爽朗的青年,聲音宏亮聽得很清楚。其實我也覺得這個人頭腦應該很好吧。

小笠原:互相以為是知性派,但瞭解後其實根本都是力量型的人(笑)。

伊藤:沒錯(笑),如果被問是右腦派還是左腦派,一定是右腦派的。

小笠原:兩人都超級只會用右腦思考(笑)。

伊藤昌弘 小笠原仁 訪談

攝影:池上夢貢

──之後兩人一起工作,也進行過樂團競演,最初的印象到現在改變了多少呢?

伊藤:全都改變了(笑)。

小笠原:幾乎都變了呢(笑)。

伊藤:印象全部都不一樣了呢。不過這很有趣,第一印象大概都會和本人不一樣吧?果然雖然不一定是那個人的人格,但最初一定都會帶給他人某些印象,講過話後又會產生不一樣的感覺。

小笠原:印象不會變的人還比較少見吧。

伊藤:確實。

小笠原:但對 GYROAXIA 鼓手的(宮內)告典 先生的第一印象到現在卻完全沒有變,這也滿厲害的。Itomasa(伊藤昌弘)印象改變的地方的話……,就是比起細膩其實是更大膽的人,還有體格(笑)。應該說過好幾次了,你身體練太多了。

伊藤:這樣還不夠呢(笑),還沒達到我的理想狀態呢。

小笠原:你真的是煩死了(笑)。

──(笑)伊藤 先生又是如何呢?

伊藤:《ARGONAVIS》企劃裡,我也是對 Argonavis 鼓手(橋本)祥平 的印象幾乎沒有變過呢,以都是鼓手這點來說,確實還滿厲害的。仁 則是比我想像地還會說出熱血的話,歌唱的表現也很熱血。

另外就是同樣身為主唱,只要一聊到容易產生共鳴的地方,就有一股彼此距離縮短的感覺,內心忍不住浮現「啊,仁 就是這樣思考的啊」,能讓我看見和自己不同的地方,也算是印象改變了吧。

小笠原:第一次兩人一起喝酒的時候,可說是瞭解彼此的盛會吧。歌手兼作詞作曲者和聲優,雖然走過的道路完全不同,但現在是站在同一個位置上。當時就是以眼前所見的事物是一樣的心情,一邊喝酒一邊進行意見分享大會。這是幾年前的事?差不多是兩年前吧。

伊藤:已經兩年了啊!

小笠原:那時的經驗很新鮮呢。

伊藤:超級新鮮的。

小笠原:對音樂的見解全部都是相反的呢。

伊藤:全部都不一樣。

小笠原:還有思考方式等等。但把自己腦中還亂成一團的想法,要向他人表達的樣子卻很類似呢。

伊藤:嗯,真的很像。

伊藤昌弘 小笠原仁 訪談

攝影:池上夢貢

──也就是說表達方式是兩人的共通點嗎?

小笠原:就是這樣,因為我們兩人都是哥吉拉啊(笑)。

伊藤:真的就是這樣吧。

小笠原:口中說出的都是轟喔喔喔喔,這樣。

伊藤:哈哈哈哈(笑)。

小笠原:雖然從嘴裡生產出火焰的過程不一樣就是了。

伊藤:真的是呢,所以現在可能反而會覺得我們很像吧。一開始還覺得「和我自己完全是不同類型的人」,但越是瞭解就越覺得親近,尤其職業和思考方式明明都不同。

小笠原:對了,前陣子才剛做過右腦左腦的測驗。

伊藤:雙手抱胸和關於大拇指的測驗,兩個結果都顯示我是右腦派的。

小笠原:最強的呢。

伊藤:仁 是怎樣?還想說自己是左腦?結果測了一下,兩人兩個結果都是右腦(笑)。

小笠原:我超級驚訝,還說是真的假的!

 

Argonavis 的「Goal Line」是背負《ARGONAVIS》企劃的一首歌曲

──這麼說來表達方式如此相似的兩人,在這個企劃中是 Argonavis 和 GYROAXIA 的主唱,這點也頗有趣的,說是支撐企劃的脊柱都不為過。接下來的問題則不是針對個人,從 伊藤 先生的視角來看 GYROAXIA 這個樂團,以及 小笠原 先生來看 Argonavis,分別是什麼印象呢?

伊藤:首先是「感情很好」呢。

小笠原:感情真的不錯。

伊藤:GYROAXIA 感情真的很好,不會讓人感覺到是從不同地方聚集而來的人。真心能感受到作為樂團,GYROAXIA 構築出了很棒的情感,其中 仁 和鼓手的 小告(宮内告典)的很親近,雖然還不到相輔相成,但從旁人來看真的是很要好。

小笠原:確實是這樣呢。

──以前在訪問 GYROAXIA 的時候,談到香菇栽培的事情時,還記得大家都聊得超開心的呢。

小笠原:好懷念啊~!當時真的超級錯愕的,某天家裡突然就收到一個大包裹,打開後看到上面貼著一條寫著「拆開後請馬上開始栽培」的膠帶,一瞬間就理解到底是發生什麼事了(笑)。(宮内告典)他還真的送過來了,想說「那傢伙在開玩笑吧!?」之類的。

──GYROAXIA 在《ARGONAVIS》的世界觀中,設定上不是絕對王者嗎?但卻留下了團內非常溫馨的印象。

伊藤:這種反差真厲害,感覺很棒呢。

──真的非常棒,頓時就讓人喜歡上 GYROAXIA 了(笑)。

伊藤:雖然沒有刻意去營造幕前幕後,但在這個反差前方的音樂性之中卻帶著攻擊性。我很喜歡在西洋歌曲中,靠吉他的反覆和弦就能寫出一首曲子的歌,這種歌曲非常符合我的喜好,仁 的歌聲也是。

SPITZ 的 草野(正宗)先生也有說過:「因為想唱出沙啞的聲音,所以努力練習了沙啞聲,但果然還是沒辦法而放棄。」我自己也是這樣,我也超喜歡沙啞嗓音,從超脫樂團的 科特·柯本 到 THEE MICHELLE GUN ELEPHANT 都有模仿過呢,還有 查德·克羅格(五分錢樂團的主唱兼吉他)等等。所以可以和這麼帥氣的樂團參加同一個企劃,以我自己的立場來說不僅是「強大的對手」,身為一名音樂愛好者,更期待可以看到多媒體企劃能有這麼棒的音樂。

──從 伊藤 先生的口中聽到想擁有像 查德·克羅格 的歌聲,稍微有點意外呢。

伊藤:我一直都這麼想的呢。

小笠原:有說過呢。

伊藤:西洋歌曲的話,我也喜歡史密斯飛船和旅程樂團。我覺得我應該比較接近旅程樂團。

──過去訪問過很多歌手和音樂人,喜歡五分錢樂團的人很多呢。

伊藤:很多嗎?我超喜歡「Slow Motion」的,♪嘟嗒哩嘟嘟嚕……,超棒的。

小笠原:哈哈哈,開始了開始了,伊藤昌弘 劇場。

──不論男女,很多喜歡西洋搖滾的人都喜歡幽浮一族或五分錢樂團,想做那種類型音樂的人很多呢。完全離題了(笑)。那麼從 小笠原 先生來看 Argonavis 是怎樣的樂團呢?

小笠原:是一堵高牆呢。畢竟是肩負著《ARGONAVIS》企劃的招牌,從初期開始就一步一步往前進,現在每每看著 Argonavis 的5人,就覺得他們之間的關係非常牢固。比起 GYROAXIA 的第一印象是「關係很好」,Argonavis 是更……,是跨越了各種艱難與辛苦的專業人士聚集在一起的感覺。

我是以沒有任何音樂經驗開始起步的,GYROAXIA 是我第一個參加的樂團,現在正和夥伴們一起學習如何塑造出自己的音樂,覺得 Argonavis 真的是個給了我們很多勇氣的前輩樂團。還有最近真的增加了很多更棒的歌曲。總之 Argonavis 真的是很厲害。

──好長(笑)。

伊藤:呵呵。

小笠原:而且因為我本來就是超級喜歡動畫,對音樂的喜歡就只是普通的程度,但第一次聽到「Goal Line」的時候,真的帶給我很大的衝擊,心想「哇、好棒!有這樣的歌!」

伊藤:你這樣說的話,GYROAXIA 現在不也是一樣?

小笠原:我覺得 GYROAXIA 是更加簡單易瞭的樂團。對尋求「Goal Line」這種音樂的人來說,「Goal Line」真的很衝擊。GYROAXIA 就有點不一樣,畢竟以前沒有由聲優來當任 Loud Rock 樂團的主唱並發行歌曲的例子。

伊藤:才不是這樣,你的唱法不是這麼簡單的事情。不只是在玩樂團而已,一邊做其他的工作、一邊唱歌和很多事情,這不是很累嗎?還要照顧喉嚨與管理工作行程,真的很厲害,而且也越來越掌握到嘶吼唱腔了。

小笠原:但是我最一開始完全無法唱「Goal Line」呢。

伊藤:真的嗎?

小笠原:完全唱不出來。

伊藤:是因為 Key 的問題嗎?

小笠原:Key 也是原因,但最主要還是最後副歌的「看不見~(見えないよ~)」之後,連續4個超級長音的印象很深!因為喜歡像這種一聽就覺得「超強!」的音樂,就會想去模仿,但是卻唱不出來啊。當時覺得果然 伊藤 先生這個人真的好厲害,每次去唱 KTV 都會點「Goal Line」來唱,正當我想著「要怎樣才可以唱出那種長音?」不斷練唱的時候,就發來 GYROAXIA 的試鏡通知了。

伊藤:很棒耶!試鏡一定是被你的練唱牽引而來的。

小笠原:我也是想說「真假!?」所以試鏡來了就想著哦哦哦要加油啦!但決定要參加試鏡後果然還是苦練了一陣子,畢竟我都唱不出那首「Goal Line」了。很多壓力也明顯地變大了,接下飾演 GYROAXIA 的旭那由多的當下,小笠原仁 心中想像的 伊藤昌弘 這名歌手,頓時就成為一道高牆,因為在主角樂團中有著他那壓倒性的歌喉啊。

伊藤:從立場來說會變成這樣呢,正是因為站在相同的地方,就容易會有這種看法吧。

小笠原:原因真的很單純,就是這麼簡單的理由讓我感到很大的壓力。那時的經驗直到現在也很難忘,伊藤昌弘 演唱的「Goal Line」至今仍然是難以跨越的高峰啊。

──以另一層意義來說,就是不得不存在於旭那由多之上的角色呢。

小笠原:確實,不論是實力還是印象,那由多都必須要有在他之上的存在。作為那由多,就會去思考要怎樣才可以超越?即使不斷累積音樂方面的技術,也絕對無法達成的事物是如此龐大之時,我又能做到什麼?做了許多嘗試與練習之後,雖然錄了「REVOLUTION」、「MANIFESTO」,還翻唱「現狀破壞(現状ディストラクション」)」,但現在重新聽當時的錄音,果然不足的地方都是靠激情去帶過的,自己一聽就知道了。

伊藤:每個人的內心中都有這種隨著時間必經的歷史呢,我現在也是覺得太羞恥而不敢聽「Goal Line」啊。

小笠原:我懂,我現在也不敢聽「MANIFESTO」啊。有沒有辦法再做一次重新錄音的版本啊……。

伊藤:很想說讓我們實報實銷來做(笑)。

伊藤昌弘 小笠原仁 訪談

攝影:池上夢貢

 

自己與角色就像是沒有隔閡一般自然

──我覺得《BanG Dream!》和《ARGONAVIS》企劃有趣、厲害的地方,就在於至今為止雖然有很多聲優組成的團體,卻沒有樂團。在劇中如果有樂團的音樂,多少還是會有不真實的感覺,但《BanG Dream!》和《ARGONAVIS》是真的去演奏不是嗎?實際進到練團室裡練習、在舞台上表演,就像是用身體去記住練習出來的音樂。

伊藤:這麼說確實沒錯,真的是反覆練習了很多次,用身體牢牢記住,直到什麼都不想也能表演出來的程度,不論是1個人還是5個人的時候,都一樣要能做到。但最近作為一個樂團,終於可以開始自由發揮了。

雖然這是在說我自己,但過去我覺得要帶著角色去演唱才行,現在卻從起床到睡覺之前,Argonavis 與七星蓮都不會離開我的意識。這雖然有好也有壞,不過我就是一直想著要更加貼近角色才行,果然簡單來說就是做到的次數吧。最後我才有自覺到,這件事已經在我心中得出了結論。和夥伴們開始能夠心意相通後,發現大家也都帶著不同的心像,這才終於有一個樂團的樣子。

不只是演奏時的場景,配合時的氣氛和演出都呈現出結果,真的會讓人信心大增,也更能去信賴夥伴們。

──前些日子在橫濱國際平和會議場舉辦的第3次演唱會「CROSSING」,就有感覺到這點,那種樂團特有的韻味。不是有那種即使沒有演奏和唱歌,只要站在那裡就有一體感的樂團嗎?

伊藤:確實有呢。

──Argonavis 和 GYROAXIA 也有產生出這種感覺了呢。

伊藤:我想那是因為在做吉他巡迴(Acoustic Tour)時,ROOKiEZ is PUNK’D 的 SHiNNOSUKE 先生以嘉賓的身分參加,演唱會結束後還發了推特的關係吧。SHiNNOSUKE 先生在推特發了一則推文,說比起去咖啡廳或居酒屋一起喝酒,一起表演更能在一瞬間瞭解那個人且變得要好。讓我忍不住也覺得自己就是這樣。一起表演過,就會有種邁向職業樂團的感覺,對吧?

小笠原:是呢。

伊藤:這點我覺得也有傳達給大家感受到,「CROSSING」的時候我自己給自己的目標,就是先不管音樂層面,而是要更完美地表現出角色的感覺。和現在完全相反就是了。

小笠原:嗯嗯,確實有做到呢(笑)。

伊藤:總覺得先把自己對音樂的堅持放一邊,總之從1到100努力去表現角色,收穫還比較多,比音樂還能學習到更多表現方法。當然也有必須反省的地方。不過這次在 Conifer Forest 的演唱會,不論是我自己還是樂團則是相反吧,感覺比較是以樂團、音樂為主。

──確實在「CROSSING」有七星蓮本人的感覺,但那也不像是作假的,而是有好好地以 Argonavis 這個樂團存在於舞台上,這點我覺得很有趣。說有趣可能有點失禮就是了。

伊藤:不會,我很高興。

──看著就會有種很不可思議的感覺,存在著 伊藤 這個人,也有七星這個人,雖然都是同一人,卻分別是角色與表演者,但又有很接近的地方。如果是聲優以角色的身份去唱歌時,或許也是像這樣吧。

小笠原:這麼說也是呢。不過像這個企劃一樣,角色與表演者之間有強烈的連結,或是角色與表演者是相輔相成的情況,或許還比較少見呢。「CROSSING」第一天演出結束後,想說回到飯店開反省會,GYROAXIA 的5人就聚集在房間裡,Argonavis 的 小前(前田誠二,飾演的場航海)就說「有 iPad 哦」,給我們一台超大的 iPad 大家一起反省會。

看著 iPad 錄下的表演,果然討論最熱烈的還是 伊藤昌弘 的笑容呢。大家都知道那天 伊藤昌弘 有說要全力挑戰成為角色,結果真的作為一名角色站在舞台上,讓大家都很感動。尤其我家 GYROAXIA 的 橋本真一(飾演里塚賢汰)本來就是舞台劇演員,連 真一 都說「那真的很厲害」。大家都能深刻感受到 伊藤昌弘 是以什麼心態去面對演唱會並澈底執行。

只是反省會的時候,真野拓實(飾演美園禮音)一直在後面的床上拆《WS 黑白雙翼》的新卡包(笑),還說「你到底在幹什麼!?」這樣。

伊藤:哈哈哈(笑)。

小笠原:對他說「你啊」,他就回「我有在看,我有在看,也有在看卡而已」(笑)。花了1萬元買了一整箱,一直在後面拆來拆去的(笑)。

──這也是感情很好的地方呢。

小笠原:唉,他可是搖滾之星啊(笑)。

──(笑)那麼差不多要進入正題了。「ARGONAVIS LIVE 2021 JUNCTION A-G」是首次戶外舞台的演唱會吧?

兩人:是的。

──對於能夠在戶外舉辦大型的演唱會,果然還是想先聽聽兩人的志氣。

小笠原:志氣嗎?也是呢。但果然在我腦中還沒有什麼具體的想像,不知道實際上到底是怎樣的氣氛。當然我有看過戶外演唱會,可畢竟是人生第一次站上這個舞台,而且 GYROAXIA 其實也還沒舉辦過多少次演唱會,但也不是說對於嶄新的一步感到膽怯。現在正思考著作為 GYROAXIA,有沒有辦法做到什麼以前的演唱會做不到的事情。

剛才 Itomasa 也有說到,過去以來一直都是強烈帶著要讓觀眾觀看表演的意識去演出的,尤其是對我來說。在這2年間不斷有飾演旭那由多的機會,包含目前為止4次登上演唱會舞台、動畫配音、遊戲錄音等等,差不多開始覺得,就算不去強烈意識要成為旭那由多這件事,我也能讓觀眾將我看作是旭那由多的程度了吧?不只是我,其他的夥伴們也都是這種感覺。

那如果暫時先不去意識要成為角色,而是作為一個樂團,全力展現出享受演唱會的熱情,屆時觀眾們會如何看待我們呢?GYROAXIA 的演唱會表現,是否能成為 GYROAXIA 全新的精神呢?現在就是想要嘗試一次這種挑戰的感覺。

──否能被接受,這樣嗎?

小笠原:至今都是我自己和角色兩個人一起站上舞台,當作一場表演去演出,一直以來和我攜手合作的角色,多多少少都融入到我自身之中,即使自己沒有特別刻意,但像角色的瞬間變多了,樂團練習時也會這樣。可能日常生活中也有一點吧,例如作為角色站在舞台上的習慣,帶到生活之中之類的。

旭那由多的本質就是這樣自然而然存在於我的身體裡。或許在演唱會上,什麼都不想就站在那裡,在我之中的旭那由多會滲透出來也不一定。有點想試試看。

伊藤:以前腦中全都是「必須作為角色!將歌曲!樂團!呈現給觀眾!」,現在單純「就是樂團」,就好像樂團和角色好好地融在一起了。如今那個混合方法應該正在奏效,所以就算不像以前要滿腦子都是「我絕對就是七星蓮!」,現在也有一股自己能夠完美做到的感覺。

戶外舞台應該比我們的想像還要大上好幾倍,可能需要用上比以往還多的力氣,但果然還是很期待可以將這些傳達給觀眾。

伊藤昌弘 小笠原仁 訪談

攝影:池上夢貢

 

請一定要觀賞我們賭在《ARGONAVIS》企劃上的決心

──接著也想詢問一下歌曲的部分。Argonavis 即將要發售新單曲「JUNCTION/Y」,而我已經先聽過了第5張單曲「可能性/Stand by me!!」(7月14日發售),兩位都有聽過了嗎?

小笠原:就在剛才聽到了。

伊藤:剛剛已經聽過了。

──那麼就 JUNCTION 地聽聽兩人最熱騰騰的感想吧(笑)。

小笠原:「可能性」超棒的!

伊藤:哈哈哈(笑)。

小笠原:怎麼說,旋律也超棒的,還有就是《ARGONAVIS》動畫劇中與《ARGONAVIS from BanG Dream! AAside》這個遊戲裡都是故事不斷往前推進,現在 Argonavis 以七星蓮為中心不斷成長,這首歌可以感受到正在成長的 Argonavis 啊。

配合「可能性」歌詞的氛圍與旋律的氣氛產生出的情緒,Itomasa 的唱法也比較偏向成熟、大人的感覺,這點也很棒呢。

──確實有種成熟的氣氛呢。

小笠原:至今為止在 Argonavis 的歌曲之中,我很喜歡「流星雨」、「Starry Line」和「Restart(リスタート)」,都很感動,鋼琴的聲音很美,喜歡這種積極卻又有些感傷的旋律,現在要在這幾首歌裡加入「可能性」啦~。

「流星雨」和「Starry Line」之中 Argonavis 的精神性還有些孩子氣,或是說殘留著一些稚氣,訴說雖然有很多無趣的事情,但也要努力,可以感覺得到想要往前進。「Restart」就帶有一點成熟的憂鬱感,原本似乎就有包含著這樣的訊息,像是在表達來到東京後有許多經常回憶起的往事,但逞強傻笑著,又是在做些什麼?

伊藤:不是稍微成長了一點,而是年紀不一樣的感覺呢。

小笠原:然後經過了那樣的成長,「可能性」又更加成熟了!超棒!

伊藤:現在 仁 說的,正是我現在想要去做的事情。與其說是勉強去做到角色和自己對音樂的堅持,更是因為兩邊都不想減少,兩邊都很貪心地想要擁有。現在就是處在去試著達成這個目標。

伊藤昌弘 小笠原仁 訪談

攝影:池上夢貢

──那麼 伊藤 先生聽了 GYROAXIA 的新曲「WITHOUT ME/BREAK IT DOWN」之後,有什麼感想嗎?

伊藤:聽了「BREAK IT DOWN」之後,覺得 GYROAXIA 越來越接近我喜歡的西洋音樂了,因為都是英文,很有西洋樂團的風格啊。

小笠原:真的,我在聽示範帶的時候,一開始完全都聽不懂在唱什麼啊(笑)。

伊藤:日文的歌詞慢慢變少了吧?

小笠原:真的減少很多,所以我現在很努力在學英文呢。

伊藤:所以說這點再加上我學不來的嘶吼唱法,真心覺得 GYROAXIA 的音樂要素越來越強了。就好像 R1+□ 的必殺技一樣,果然是有天賦的人呢,HP 變少了也能擊中的感覺。

小笠原:確實「BREAK IT DOWN」有英文很多的意見。突然就變多了呢,「ONE」的時候也是一口氣就增加了3首嘶吼系的新歌。

伊藤:份量就已經不一樣了(笑)。

──還有一件很有趣的事情,兩人會去演唱對方的歌曲中,自己喜歡的歌對吧?

兩人:沒錯!

伊藤:況且角色的立場與成長背景都相反的呢(笑)。

小笠原:對!我以前一直都是一個人去 KTV 唱同樣的歌呢。國中的時候知道了有 KTV 這種地方,但我不會和朋友一起去,因為和朋友去唱 KTV,自己能唱歌的時間不多,我想要可以一直唱自己想唱的歌曲。

伊藤:我從3歲開始就只有接觸音樂,其他事情都做不久,就這樣到了大學。

小笠原:真的是相反,我不懂你的人生。

──但正是因為相反才好也說不定。

小笠原:嗯,是可以理解啦。

伊藤昌弘 小笠原仁 訪談

攝影:池上夢貢

──角色走上與自己相同的道路似的,和剛才所說的與角色融合不太一樣,反而不是融為一體的感覺。

伊藤:最近在進行 Argonavis 的活動時,覺得感到開心、露出笑容等等,這些十幾年前被我忘記的東西,現在正努力找回來。對以前的我來說,快樂的價值觀不是這樣的。

現在覺得可以做到困難的事情會很開心,去解開那個問題的過程也很愉快,和夥伴們合奏的時候也是一樣,即使不說出口也會顯露在表情上,覺得我們合而為一,表演者彼此之間心意相通了。我很喜歡這種感覺,開心地笑著!聽著就很快樂吧!就這樣以前會感受到快樂的方式漸漸消失了。啊啊,笑容是能使人歡樂的啊。這點真的從蓮身上學到很多。

小笠原:對那由多來說,受到蓮這方面的影響而前進這點,也很有那由多的風格呢。

──宛如古典音樂的演奏家或求道者一樣,能達成過去做不到的事情,就會感到喜悅。

伊藤:真的就只有喜悅呢。果然我一生都是一名在學習路上的修行者呢。一直有句話這麼說,即使在舞台上表現得最好,下了舞台就得認為自己什麼都辦不到。畢竟不在舞台上的時間一定比較長,那要如何讓自己在舞台上時有自信、增加讓他人認同自己的說服力?我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

雖然我一生缺少的東西很多,但這些價值觀與人生經驗,都是成立我這個人的根幹,是無可替代的事物。

小笠原:這果然和我努力的方向也不一樣呢。我一直都是因為開心才唱到現在,目前在努力去彌補那由多那份激烈的情感。所以我現在正在體驗、想像、補足,那些 Itomasa 走過的人生路上,竭力去抓住什麼的艱辛和煩躁等等這些經歷,這又是不一樣的事情了……。

──兩人真的是相反呢,好有趣,而且對音樂的喜好也完全不一樣,這是命運呢。

伊藤:我也這麼覺得。

小笠原:真的,真的覺得是命運。

──回到歌曲的問題上。「Y」是由 FLOW 的 TAKE 先生作曲這點非常新鮮,「JUNCTION」則是第一次聽到時,覺得爵士鼓強到很可怕。

伊藤:這點 橋本祥平 真的很厲害,真的是怪物呢。現在他已經可以普通地打兩個大鼓了。想說可以正常地打兩個大鼓就很厲害了,他卻說「這樣還不夠呢」,根本已經是修行僧了。

──真的最一開始聽到的印象只有「唉?這個旋律是爵士鼓?過門不會太累嗎?」,是非常爽快的一首搖滾歌曲呢。

伊藤:確實呢。

──各種樂器都需要技術呢。

伊藤:Argonavis 的歌曲,大家各自負責的部分都很難啊。

小笠原:「JUNCTION」副歌之前的段落,是我就亂成一團了。

伊藤:哈哈哈(笑)。

小笠原:我完全就只能跟著主唱啊。

伊藤:大家即使在這種情況下,也能帶著角色的形象在演唱會上表演,還不滿足的部分也能成為刺激,讓我思考自己作為主唱還能做到什麼?

──我覺得很厲害的地方是,雖然會自主練習,但演奏的曲子一定就是「這首歌」吧?可能和普通的樂團不太一樣,這樣練習的難度每回都很高呢。

伊藤:有趣的是,「JUNCTION」雖然有很多麻煩的部分,很容易聽出演奏的技術,但其實「Y」還比較難呢。

小笠原:居然。

伊藤:那種有些緩慢的歌曲,要很注意節拍反而被說比較累。但這2、3年已經達到一定水準的 祥平 真的很厲害。還有一點最近改變的地方。吉他巡迴的最終公演時,森嶋(秀太)有以嘉賓的身份登場,當時就和 日向 3人靠木吉他表演,沒有打拍子也沒有播放伴奏,就我們3人只靠著呼吸配合演奏,覺得真正達到了心意相通這件事,我也不用再小心翼翼,去分享切分音有多棒這類更深入音樂層面的事情。

因為就是想演奏出帥氣的感覺、想去享受音樂,所以才要開誠佈公地交流。什麼年齡、經紀公司、前輩等等都沒關係,真心感覺到我們可以像這樣推心置腹地談話了。

小笠原:我在「CROSSING」的時候,從後台看著打「What-if Wonderland!!」的 橋本祥平,真的超級感動的。然後 宮内告典 比我還要感動10倍。

伊藤:畢竟是同一個樂器嘛……。

小笠原:他真的是用從來沒看過的認真表情,雙手抱胸、站得直挺挺地說「好厲害啊」,看著他這樣,不知道為什麼連我都忍不住感動到想哭了(笑)。

──能被像 宮內 先生這樣一直有在玩樂團的人,在後方說出這樣的話,真的是很厲害啊。

小笠原:可能是因為我們是從後台看的關係,橋本祥平 表面上看起來輕快地打著「What-if Wonderland!!」的爵士鼓,但在後面由下往上看著他的背影,就覺得非常可靠。平常到底是有多麼真摯地去面對爵士鼓,才能快速成長到這個地步的呢?

伊藤:他真的很厲害吧,可以強烈感受到他「每次練習都當作是正式演出」來參加練團。還有 小前 有時也會有讓人感到「啊啊他是貝斯手啊」的瞬間,當然他的演奏也很厲害,但他會好好地看著大家的一舉一動,專注在演出上,對於演出方面的想發非常豐富,以此來支撐著整個樂團。可以感覺到我們的樂團也是有著這樣的人存在呢。

小笠原:小前 一直有被說是不是本來就是貝斯手呢。

伊藤:真的一直有這個說法。

小笠原:很有貝斯手的感覺呢,氛圍之類的。

伊藤:真的。

──兩團負責歌曲節奏的成員都很沉穩,能夠安心地觀賞演出呢。

小笠原:確實呢。

伊藤:不過我們那位鼓手技術越來越好,越來越變成力量型鼓手了。現在這段是 A 旋律,可以稍微打輕一點嗎?這樣比較好唱,現在在這裡哦,不用打得這麼強啊,會出現類似的情況。

──最後想請兩位分享對於《ARGONAVIS》企劃的展望、想法,或是給粉絲們的訊息。首先會讀到這篇文章的讀者應該是《ARGONAVIS》的粉絲,不過應該也會有因為這篇文章而想去瞭解《ARGONAVIS》的讀者。作為一家網路媒體,想好好地保存眾人都說過哪些話,讓人隨時都可以找到當時那些人說了些什麼。現在就請兩位對接下來將可能會去接觸《ARGONAVIS》的讀者以及粉絲們,分享一段話。

小笠原:與《ARGONAVIS》企劃相關的演出者、所有工作人員以及製作人員,大家真的都在這個企劃中背負著同等的使命,任誰都帶著自信去面對企劃,充滿著野心要做到至今未曾有過的事情,我想這也是愛。我們這群演出者也被工作人員們的熱忱感染,想回報等值、甚至是超越那份熱忱的熱情與愛情。這些熱情不斷累積起來,可以感覺得到我們也不斷向廣闊的天空伸展。

在這之後經歷舞台劇、劇場版以及首次的戶外演唱會,絕對100%會有無法想像的變化產生,身為一名表演者、一名樂團成員,真的非常期待這個變化,樂團也一定會有所成長。希望觀眾也能與我們一樣,抱著相同的愛情與熱情,與我們一起享受。看了這篇訪問而想瞭解《ARGONAVIS》的讀者,若是有感到一點「有這麼熱血嗎?那來看看好了」才想進入《ARGONAVIS》的話,我保證一定會直接喜歡上《ARGONAVIS》的。不論是我們的動畫也好、音樂也好,什麼都可以,請去接觸看看。

伊藤:感謝各位能夠讀到最後。就如同 仁 所說的,大家真的都是賭上人生,在全力推行這個企劃。因為是多媒體企劃,有推出各種不同的發展,第一次接觸企劃的人,也能從自己比較熟悉的媒體開始瞭解,而以我個人來說,我也是帶著要演好七星蓮,歌唱與演技也要全力做到的心態來挑戰的。請一定要看看我們的這股決心。

訪問:加東岳史 編排:林信行 攝影:池上夢貢

本文編譯自:https://spice.eplus.jp/articles/287624

ARGONAVIS from BanG Dream! AAside ARGONAVIS from BanG Dream! AAside ARGONAVIS from BanG Dream! AAside DeNA Co., Ltd. 4.3 詳情
最新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