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香港團隊C4Cat:「香港遊戲界缺了一個Signature」

Mr. Qoo

dynamix

「之前都沒有其他人因為C4CAT得獎來採訪?」

「沒有,此前其實有做過不少訪問,不過都是集中在創業或者遊戲介紹」Tab說。

說話的是眼前這位戴粗框黑色眼鏡的年青人,帶點天然呆,為C4CAT創立人,旁邊坐著的是美術總監K,留了一把長髮,不落俗套。

訪問是在他們於香港屯門的工作室進行,由觀塘出發,轉輕鐵(類似是兩卡車的捷運,只服務香港北區),再步行,大約是1個小時45分鐘,時間足以夠由香港飛去台北,當下寸金呎土,要發展創意事業,辦公室地點不能太揀擇。

以他們奪得台北國際電玩展2016的「Indie Game Award」為契機而拜訪,與其說是訪問,不如說是為想了解這個年青團隊而來。

DSC09695_副本工作室的樣子

● 由斗室衝出國際

印象他們在得到「Indie Game Award」前,也曾在大大小小的獎項,覺得多一個獎會有差嗎?抑或是唯獨這個別具新意?「這個獎項國際性一點,之前有在香港得過ICT Awards和HKGD X Sig Game Compretition,前者是屬I.T.界別,後者則只有本地參加者。」台北的參賽作品一共101個,有《地城戰棋》、有《怪獸醫生》,有來自日本的,也有源於北歐的,喜歡的有不少,最後卻是由香港C4CAT的《Dynamix》拿下「Indie Game Award:創意新秀獎」的第一名,作為港人,當日得悉,還是與有榮焉。

DSC00502▲於台北國際展的攤位,Tab(右)當日是很興奮

「個獎大好多,在獨立遊戲圈子內更為有名,之後幾天都多了媒體和代理跟我們聊。」所以是之後有多了更多和其他遊戲的合作機會?「B2B出展場地空間很大,環境也容許我們和其他開發團隊及單位交流,比起去年東京電玩展有過之而無不及。看得出他們(大會)是很有誠意,亦想將之辦得更國際化。合作活動?是有這個打算,不過現階段未能全部公開,但份量很足,一定不會叫大家失望。(笑)」

今年台灣電玩展的確是對獨立開發團隊有更大重視,免費的酒店住宿、專車接送以及參展攤位,參加者亦很國際化。

● 是炸彈也是貓的C4CAT

對團隊並不陌生,《Dynamix》推出前已有試玩,然而其中文名字叫「炸彈貓」倒是要到他們得這個獎才得悉。基於《英雄聯盟》原故,看畢得獎名單公布,不其然想起的是Zigg和花江 夏樹。一直以為C4CAT是C For Cat,而不是炸彈‧貓。

「當初在想團隊命名時,大家都沒有概念,忽然有人說C4CAT,覺得幾好就用了。取其諧音有C4‧CAT及C For Cat好玩之意,簡單易記。C4是炸藥,大家有打機都對它不陌生,而貓這種動物,不少人都好喜歡。將兩個美好的事物放在一起,就是我們啦。」

C4是美好和大家喜歡的東西….「其實這名字都有意思的啦。C4有炸彈,爆破的意味,是故也寄語我們的作品有創新,有爆炸的願景。」Tab調侃再補充。

12565512_453698651483652_3345119129277421055_n

●團隊規模的創作現實

手機遊戲市場早已一片哀鴻,貧富懸殊。營收大賣之作十之八九不離RPG、Puzzle Game或IP版權作。挑個音樂主題來做,對此製作人指有現實考量,亦和團隊命名沒有太大關係。

「主要是能力上的考慮,音樂遊戲的規模以我們當時只有全職4人來說是一個尚可應付的水平。另一方面,音Game玩家一般都會同時遊玩1隻或以上的音樂遊戲,競爭相對其他類型的遊戲沒有那麼激烈。加之團隊內有一位成員是玩音樂的,圈子內都有很多現成可用的素材,開始起來也較快較直接。」如果單是現實考量,市場有眾多音樂遊戲,也不一定是玩《Dynamix》吧?

「團隊理念是想做一款有很棒遊戲體驗的作品,有主機時代大家全情投入的感覺,加上硬核(Hard-Core)的手機遊戲並不常見,我們就以這個理念來完成遊戲。」

pasted image 0▲早前在香港的GameParty2016,《Dynamix》是比賽項目

●音樂連動世界‧貓在鋼琴輕步

八十年代,香港經濟起飛,影視出品,蜚聲國際。當下問年輕人,「香港」加「手機遊戲」兩個關鍵字會想到那一款作品,可能答案不用五隻手指數得到。

「當初推出遊戲時,歌曲100%由港人創作,後來《Dynamix》上軌道後,始多了不少地區和國家的玩家投稿,以現時的量來說約有40%來自海外,主要是台灣、日本、中國和韓國等,最近也開始多了印尼、泰國和菲律賓等地的參與者。」官方早陣子才舉行了一個玩家投稿活動,一人限交兩稿,反應空前熱烈,花了數月才完成整理。

new32目前打算收錄接近100首投稿所得的新歌。

「最喜歡的歌?我們結論是…沒有結論」K打趣的說。

「那不以C4CAT名義好了,就你倆位呢?以個人身份。」

「自己喜歡有Vocal(歌唱聲)的歌 ─ 《パントマイム》。有時也會特地去Niconico跟喜歡的創作者說有關收錄事宜。其實我的品味應該不差吧?自己喜歡,應該都會有人喜歡的。」這句話有美術說出來,份外有味道。

Screenshot_2016-03-17-14-50-28放入音Game的歌要「有主旋律、節拍穩定且長短適中」三大原則

「嗯… 我喜歡的還沒有收錄,現在的話…應該是《Leave Me》吧….呃,我還是改變主意,我想轉這首 ─ 《Ashes》」Tab一臉苦惱的說。

「為什麼呢?」

「型囉!首歌好型。」

「那…..收過最差的歌是怎樣的?不一定是指已收錄在遊戲內的。」

「如果是投稿的話,當然是什麼都有耶!有好些是我們聽不明白的。」K激動的說。

「聽不明白是指什麼?」

「就是….嗯…一隻貓在鋼琴上走過吧。」

● 半回合制戰略遊戲 – Project W

去年在香港遊戲展跟製作人見面,得悉16年下半年會有新作,是戰略遊戲,大喜。硬核音樂遊戲可能嚇走不少中輕度玩家,機械人大戰一類、回合制和行格仔等應該會易入口一點。

C44

「現階段好難形容玩法,因為系統是很特別的,市面沒有參考例子,又不知從何說起好。如果以現有的分類來說,它勉強會是一款半回合制、地域戰爭的戰略遊戲,有回合概念也有走格仔這些原素。」手機基於機能局限,好些遊戲的體驗比不上主機或電腦,第一身射撃和動作這類便是一例。當初Puzzle & Dragon大熱,其簡單而具深度的系統是賣點之一。

「我們一來喜歡戰略遊戲,二來是在手機上不可能有太複雜的操作,可以隨時玩,即時停的話,SLG是個好題材。遊戲背景將會是劍與魔法的工業革命時代。」

C43遊戲的3D模組絕不亞於大廠製作,團隊功力深厚。

●在香港,遊戲不是一個產業

香港有對科技產業的基本支持,有起動基金、有數碼港或科學園的辦公室也有辦論壇。早前港府開設創科局,市民學會了用手指舔口水解鎖電話,也知道見到Steve Jobs真人好棒棒。

「現時是沒有一個完善的產業鏈,日韓的例子是遊戲公司會投入資源於學校,培訓新人,希望之後新人又會進入產業,既確保有技術質量保證,亦有新血加入。香港的遊戲開發不是熱門,課程上同實際運作有脫節。除了程式之外,美術、遊戲企劃以及整個市場脈絡的訓練很弱。公司要請人亦不知要如何是好。香港遊戲創作協會(HKGD)有會員公司予實習機會IVE(香港專業教育學院,類似台灣的科技大學一類,以教授技術著稱。)學生,那些學生在遊戲開發的訓練會較好。」

DSC00132▲日韓的學生作品是會TGS、GStar等遊戲展上以特大攤位出現

「所以遊戲業界有一個名人、偶像或團體會好一點嗎?」

「資源有時其實要由業界投放予學校。本身公司都在用一套燒錢、營運向的模式時,你總不能教學生『先花大筆,才能做下去』的願景。現時的學習由開發、創意以至遊戲企劃都沒有一套流程,這些地方的不足,每每要靠Marketing去救遊戲,同樣是不健康,產品有缺憾,只有市場推廣還是會死。如果說要有一個偶像,業界可能都無人願意回大學教授,香港遊戲界沒有一個Signature,由誰來教 學生,而學生會好受教?」Tab再補充。

後記

訪問當中有談到兩位當年在大學時已經開始製作遊戲,原來Tab和K是初中同學,互不認識,因緣際會在臉書「搭錯線」,誤認對方,聊起來才知道對方都打算做遊戲,緣份成就了C4CAT,成就了《Dynamix》。

始於本土,《Dynamix》的開發團隊,她是C4CAT。

在QooApp開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