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kemon》中文譯名感想:記於背背龍成為拉普拉斯的隔天

達人:阿桔

FEATURE截圖自任天堂官網(連結

昨日(5月11日),任天堂發布了新聞稿(連結)展示了最初151隻小精靈的中文譯名,二岸三地玩家對此褒眨不一。無容置疑的是,當年有份追看98年TVB版《寵物小精靈》,一齊跟陳浩民唱:「Pokemon!日夜鍛鍊去取勝」的香港粉絲心中,鐵定是若有所失。

如果《超夢夢反擊戰》易名為《超夢反撃戰》

151隻小精靈譯名大多維持了台灣原名,是比卡丘不是比卡超;是妙蛙種子而不是奇異種子。當中和台灣原譯名有別的,約為27隻,佔17%,而與港譯有別的則更多,約90多隻!名字的翻譯主要分了三大類,一是沿用、二是結合港台原名,最後就是新名(直接音/意譯或修正)。

MEWOW第一套上映的小精靈電影是為《超夢夢反撃戰》,對任天堂而言是一個重要里程碑(圖:官網

如今超夢夢不是超夢夢而是超夢(對中/台而言是一樣的),這類直白而只改少少,香港玩家要適應不難,感情亦容易接受。反而將比華拉(台:艾比郎)和沙古拉(台:沙瓦郎)改成「快拳郎」和「飛腿郎」就是一種「大概估都是指那一個,又不能準確說上來」的奇妙又陌生感受,相信對中港台玩家亦然。

S298_l_H比卡超是少數在香港街知巷聞的動畫角色,連馬匹亦以此作名(圖:香港賽馬會

拉普拉斯非成龍

拉普拉斯,港譯背背龍,台譯乘龍,改成拉普拉斯是直接音譯,這個例子還有鉗刀甲蟲(台:大甲)改成「凱羅斯」。朋友萬一問起「拉普拉斯」是什麼,可能會想起工程/數學算式,那還真是哭笑不得。該應該慶幸英文不是Laplace之外,也要感謝任天堂有避影星「成龍」之名。

N_Lapras「背背龍」粵音疊字,讀上來親切有力。

qtqtqt_1在Google找是找不到這個名字代表的身影….

請說出嘎拉嘎拉是由什麼進化

要說初版151隻小精靈在老玩家心目中有什麼形象,其實就是一個兒時玩伴,一名假想朋友。統一名稱後,有時想唸出小精靈名字卻語塞了,例子是「嘎拉嘎拉」,香港甚少用這字,可能部人亦讀不上來,結果這個名字及其甚所指的精靈憑空消失,往後復見亦只能以其他名稱來代替。

cukanga01是否會如都市傳說一樣,記成了卡拉卡拉是進化成袋獸(笑)

成為絕響的護主犬

譯名更改,連帶一系列衍生創作的符義都滑失。香港的討論區文化亦有用圖回應帖子的習慣,例如用護主犬的圖表達對發帖人盲目護航的不屑(類似的有,工讀生/5毛一類);用毒氣丸表示毒男(大概是重度宅男之意)。以後用圖回應,可能就沒有那麼「抵死」,日子一久,就成為我們這一代人獨有的共鳴。

600px-058Growlithe護主犬.jpg要改名做卡蒂狗.jpg

後記

個人不討厭這樣的統一譯名,考慮到歷史及發展問題(例如某些名字早已在當地被註冊),任天堂有此舉動是情有可原,而且從其表達的誠意看來,還是令不少玩家十分滿意。假以時日,如同大家已習慣正名「叮噹」做「多拉A夢」一樣,不用分得那麼細,只好趁現在是緬懷一番。可惜的是,有時改名不單單是統一名字的事,涉及的是一整個社群文化。然而於他國看來,中港台都是用中文,是要算是同一個東西,不可量化的地方情意結,似乎對全球性行銷來說,是一個觸不可及的虛幻。

日本以至世界不同地方都有「言靈」相關文化,指的是說出的話,命了的名都含有一種力量,是故祝福的話可多說,不吉利的事要避諱。如今小精靈的名字改了,即使外表還是同一個模樣,縈繞之於其中的靈魂與思憶,從此就不再一樣。

comic小說改編漫畫《關於我轉生後變成史萊姆這檔事》第3話,其中一幕

Pokémon Duel Pokémon Duel Pokémon Duel The Pokemon Company 3.7 詳情
最新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