屢創最短紀錄的營運時間 那些DMM遊戲的話題與是非

讀者投稿

welcome

本文由讀者 華生 投稿

本月16日晚間,一則有重要關鍵字的花邊新聞吸引了日本網友的目光:「DMM最新線上遊戲僅營運半日便停機」。雖然在競爭激烈的後手遊時代,見壞便收幾乎已經是公司的標準作業流程,不到一個月前手遊大廠Cygames推出的《三国志・乱闘》也是營運不到半日即收攤。但由於當事者DMM是東亞區紳士們最常貢獻信用卡額度的對象之一,加上本身也經營著不少話題大作,消息流出後很快就在台灣各大網站廣泛流傳,引發一定的討論。

不過不少人沒注意到,這並非是DMM第一次在網遊界出的包,更讓人難以置信的是,這家生意經營得有聲有色的公司,近年下來的新遊戲,因為大人的理由停止營運的時間是一部比一步快。如此不尋常的現象是否透露了某些不為人知的業界八卦呢?就讓我們來一探究竟吧。

DMM檔案一:

《調教!クリトリア共和国~催眠の書~》

pic1

類別:18禁網頁遊戲
結束營運日期: 2015年08月18日
總營運時間:2週
原因:被抓包遊戲主畫面的背景圖疑似盜用任天堂WII主機遊戲《異域神劍》背景

事件:2015年08月18日下午,DMM官方發布聲明表示該遊戲將於當日17點15分結束營運,對於原因只以「因為一些事情」帶過,不過很快便有網友踢爆這款網遊的主畫面和任天堂獨佔遊戲《異域神劍》的地圖「艾魯德之海」完全相同,推測是為了DMM避免事情鬧大而主動低調收攤。

pic2《調教!クリトリア共和国~催眠の書~》遊戲介面

pic3《異域神劍》「艾魯德之海」

DMM檔案二:

《神姫戦舞ロストグリモワール》

pic4

類別:18禁網頁、手機遊戲
結束營運日期: 2015年9月14日
總營運時間:事前登錄開放2日
原因:疑似官網盜用手遊《碧藍幻想》PV,整體風格和前者過度相似

pic5

事件:《神姫戦舞ロストグリモワール》在2015年7月28日開放事前登錄,預計將於同年10月9日營運,不過隔天29日即提前終止事前登錄,31日公告進入長期維修,直到9月14日,DMM終於在官網貼出了遊戲上架取消的消息,本作便在這樣完全讓人摸不著頭腦的情況下胎死腹中。但早在事前登錄中止的數日後便有網友爆料,該遊戲官網的原始碼中赫然出現手遊大作《碧藍幻想》的PV影片連結,懷疑是直接盜用了後者的PV作為宣傳影片。雖然這一點的真實性已經死無對證,不過《神姫戦舞ロストグリモワール》一開始就是以「18禁版的《碧藍幻想》」為噱頭的真實性無庸置疑,整體遊戲系統和風格都與碧藍十分類似。後來DMM也沒放棄這個構想,在2016年推出了適度致敬的改良版《神姫PROJECT R》,營運至今,不過此遊戲在玩家間仍有《情色版碧藍》的俗稱。

pic6被人發現嵌在官網中的《碧藍幻想》PV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19s0G5lLc0g

pic7改良版《神姫PROJECT R》

DMM檔案三:
《Chaos Saga》
類別:網頁遊戲
結束營運日期: 2016年11月16日
總營運時間:1天(26小時半)
原因:遊戲中的角色和怪物模組疑似抄襲知名網遊《FINAL FANTASY 11》

pic8

事件:DMM於10月21日開放事前登錄,11月15日中午12點半開始遊戲營運。但過了一天,16日上午10點半左右官方宣布緊急維修,然後在下午兩點52分,官方推特發出最後的公告,遊戲因為《一些事情》,將於3點停止營運—8分鐘後!

意氣風發的開始

宣告維修

很乾脆的結束

pic12連官網的停止公告都很霸氣

雖然只活了不到一天,不過還是被眼尖的玩家們發現了遊戲中的許多角色或怪物,完全就是拿網遊《FINAL FANTASY 11》的來用。

pic12《Chaos Saga》遊戲畫面

pic13《FF11》怪物

pic14《Chaos Saga》人物

pic15《FF11》人物

pic16其他人物(大圖《FF11》,小圖《Chaos Saga》)

pic17

更有趣的是,隨著本次抄襲事件引發愈來愈多人的關注,《Chaos Saga》的遊戲開發商BRAEVE公司也惹來不了少熱心網友的肉搜。沒多久就有人爆料BRAEVE公司跟SE總公司距離超近,徒步來往只需14分鐘;而且該公司官網大喇喇地寫著「成員來自日韓中各地」,也讓人很在意。不少人懷疑:「該不會只是某個中國山寨遊戲商的日本人頭公司吧?難怪抄得這麼明目張膽?」

pic18

天下社遊一大抄?

看到這裡,很多人或許會覺得毛骨悚然:連經營《艦隊收藏》、《刀劍亂舞》等超人氣大作的DMM都能惹出這麼多、這麼離譜的抄襲風波,天底下還有廠商是能信的?難道我們每個月貢獻給頁遊手遊的課金,換來的竟然是不知長進的遊戲商拾人牙慧、粗製濫造的成果?

誠然,遊戲商無斷取用他人智慧財產的做法十分不可取,無論如何無法合理化。但據部分業界人士的透露,其實手遊或頁遊的開發者從其他遊戲、ACG作品獲取「靈感」早已是這行祕而不宣的潛規則,小則參考遊戲模式、活動設計和優點,大則照搬其他現成素材過來使用,只是大公司為了企業形象,較不會惹出太離譜的版權爭議事件,而是偏向以合作企劃或購買使用權的方式進行,相對的一些規模小的遊戲公司和製作群組就比較可能做出無視著作權的行為,而如果剛好他們為大營運商外包遊戲製作的話,這樣的侵權事件就會成為大新聞……而碰巧和DMM平台通路合作正是缺乏品牌和影響力的中小遊戲商常使用的手段。

DMM01

而追根究底,造就這一切現象真正的原因,還是因為手遊頁遊本身的低成本高風險、低品牌忠誠度。一般小公司的老闆都有共識:開發手遊與其說是投資,倒不如說是賭博;與其絞盡腦汁想會受歡迎的系統,倒不如直接從人氣遊戲借用成功的要素來用更保險的多,反正只要不要抄得太過火一般都不至於被告。更有甚者,能將「致敬對象」的成功要素去蕪存菁,把系統改得更完善,反而會比原本的遊戲更受歡迎(人類的科技進化歷史也常是如此,萊特兄弟不是第一個發明飛機的,愛迪生不是第一個發明燈泡的…但大家就只記得他們)。想想看,當年農場偷菜、憤怒鳥彈道遊戲、三消轉珠火紅時,同期市上有多少跟風作品?

fatego logo

另外一個更現實的要素,就是大環境的改變。近年來,相信即便是不太關注遊戲界發展的人,也多少可以注意到手機遊戲的市場已和先前大不相同。在2012年前,很多沒有系列或周邊人氣可用的原創手遊都在能經營2~3年才結束營運;但到了2015年後,扣除《艦隊收藏》、《擴散性百萬亞瑟王》等在黎明期即打出名氣的手遊強作,能長時間人氣不減並穩定吸引玩家課金的,幾乎只剩下原本就有大批死忠粉絲支持的ACG改編作,如《勇者鬥惡龍 怪物仙境》、《FINAL FANTASY BRAVE EXVIUS》、《Fate/Grand Order》、《偶像大師》系列、《LoveLive》系列、《精靈寶可夢》……等等,沒有品牌優勢的新遊往往撐不到半年就被公司慧劍斬情絲,果斷中止營運。此外,手遊也逐步失去了早期「開發和遊玩成本低」、「輕鬆休閒」的特性,變成需要大公司才玩得起的重大投資(營運和請豪華畫師、聲優的錢固然不少,但最大的開銷在廣告費)、極度占用使用者時間(這樣玩家才不會有閒工夫去玩其他手遊,分散課金和增加棄坑可能)的變種「遊戲」。從悲觀一點的角度看,課金型手遊、頁遊早已是紅海一片,而廠商們近來所做的就是榨乾這個遊戲種類的最後一點價值。或許再過不久,缺乏系統多樣性、極度花錢和時間又不見得好玩的手頁遊又會成為遊戲史上不帶走一片雲彩的過客。屆時,遊戲的主流平台和遊玩消費方式會往哪邊發展?這就只有留待後日揭曉了。

Tags: 華生 DMM
在QooApp開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