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番配音的現實 資深聲優永井一郎之妻:「限制你每週的活動」

讀者投稿

本文為讀者 華生 投稿

日本長壽國民動畫大多以家庭日常生活為主題,經常可看出當時日本社會的生活情況和當世文化影響的痕跡,如《海螺小姐》(60年代經濟高峰期)、《櫻桃小丸子》(產業變動和流行文化興起)、《蠟筆小新》(泡沫經濟期)

所謂的日本國民動畫,狹義上來說是指如《海螺小姐》、《哆啦A夢》、《櫻桃小丸子》、《蠟筆小新》等具體完結之日不知在何年的日常向全年齡動畫,廣義上的話連一些播放時間比較長的少年漫畫改編作,如《名偵探柯南》、《銀魂》、《ONE PIECE》等動畫都可納入。

日本最長壽的動畫《海螺小姐》,於2013年被金氏世界紀錄認證為播放期間最久的電視動畫

不少人都知道,日本動畫業界為了確保新聲優能有出頭、磨練技巧機會,和讓資深聲優們能有穩定的收入,大多會把季番型深夜動畫的主要角色安排給新人配,而多啟用老資格的聲優來擔任國民番動畫的配音。從意義層面來說,極不穩定的深夜動畫配音能逼使新人聲優積極向上給觀眾留下印象,努力參與其他相關工作為業界注入活水,撐不過去的人早早引退轉行。相對的,長壽又穩定的國民動畫配音能為把半生貢獻給聲優界的中堅人士提供完善的經濟庇護,免於中年失業困擾,既是給勝利者的獎勵,也是讓後進者前進的動力,對一個有心畢生以聲優為業的人來講,國民動畫要角的配音資格完全可說是登龍門的指標。

《忍者亂太郎》20周年特別動畫試映會出席的主人公三人資深聲優(左邊三人),由左至右分別為新兵衛配音的一龍齋貞友、亂太郎配音的高山南、霧丸配音的田中真弓

雖然如此的作法維持了聲優新世代的高淘汰率,使日本聲優在偶像化浪潮的衝擊下仍有著享譽世界的技術品質,但也衍生了一些頗受爭議的問題。首先就是聲優整體高齡化帶來的影響,如前所述,能配國民番固定班底的多是從事聲優20年以上的老手,一開始配的年齡多在40歲以上;歷經了一播數十年如一日的動畫演出,使一些過於年邁或有疾病的老聲優直呼體力吃不消,甚至任內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的消息時有耳聞。每當國民番有聲優無預警離世的情況發生,製作群就得在最短時間內找到後繼者接替其位置,有時還得顧慮聲優換人可能造成的觀眾反彈。

近年在配音工作任內過世的知名聲優(點圖放大)

除了高齡化造成聲優無預警過世產生的緊急事態外,局外人常忽略的一點,就是這種無窮無盡、每週固定播出一集的動畫其實也在一定程度限制了聲優們的自由。2014年過世的《海螺小姐》磯野波平聲優「永井一郎」,擁有京都大學法文系畢業的高學歷,從大學時代便對表演工作心生嚮往,畢業後積極往配音和劇團工作發展,自1961年出道以來曾為無數膾炙人口的動畫作品賦予聲音的靈魂。而和永井結緣最深的動畫,剛好也是日本最長壽的國民番:《海螺小姐》,自該動畫1969年開播以來,永井便一直擔任劇中要角「磯野波平」的配音,其詮釋的日本傳統一家之主的形象深植觀眾內心。雖然成就驚人,但永井的妻子「彩子」日前接受媒體《Daily新潮》專訪,談到國民番動畫製作公司對聲優的待遇,她大表不滿:「每週都錄音,連想去海外旅行都沒辦法。」

磯野波平是永井一郎最具代表性的配音角色

「雖然是國民番,不過我老公(永井)對波平這個角色並沒有特別感覺,他對所有配音的角色都一視同仁,絲毫沒有任何偏愛的全力以赴,就跟他配《風之谷》的米特、《魯邦三世卡里奧斯特羅之城》的喬多、《未來少年柯南》的船長那樣等價值視之。」彩子受訪說道:「《海螺小姐》的錄音工作固定在每週四,實際錄音時間約在當天上午11點~下午3點,錄好播出1次3話的分量。我老公有時會小抱怨:『因為有這樣的安排,想稍微放鬆一下去海外度個假都沒辦法,很不方便』、『每個禮拜都被綁死了,還是沒有鐘點費』。」

「而他身為聲優界的資深前輩,也一直有在積極為這一行爭取更合理的待遇。1988年老公便在月刊雜誌《All讀物》上發表一篇題為『磯野波平目前實際年收164萬日圓』的文章呼籲大家重視聲優待遇惡劣的問題。雖然這麼說,不過他還是很熱愛這一份工作的,是那種沒事做反而定不下來的類型。」

永井另一西洋片配音代表人物:《哈利波特》鄧不力多教授,永井夫人受訪時提到她現在還是常看「吹替版」《哈利波特》來懷念老公的聲音

從永井夫人受訪的埋怨,多少可看出日本動畫業界給資深聲優們安排的長壽番組要角,固然是出於肯定其貢獻的正面動機,但愛之適足以害之,若缺乏適當的溝通和意見交流,反而容易使這份固定的配音工作變成讓聲優們無法自由活動的枷鎖,甚至發生過老聲優罹病還必須操心、無法安心靜養的情況。誠然,資深聲優們對自己的工作有主動權,也不是沒辦法直接向動畫公司聲明引退,例如近年大山羨代(83)便因失智症提前結束主要配音工作,麻生美代子(90)也在去年讓出《海螺小姐》磯野舟的配音給寺內順惠,但受到日本人對於工作「滅私奉工」的傳統精神和不願給其他人多添麻煩的民族性影響,許多老聲優還是寧可放棄退出的機會撐到最後一刻……總體來說,或許對未來的日本動畫而言,培育適當的退場接班機制會是比改善聲優的待遇更為重要的課題,長壽動畫的演出機會究竟會是聲優們的免死金牌,還是催命符籙?還有待今後業界相關人士的智慧加以解決。

在QooApp開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