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優界已病入膏肓?業界人「人氣動畫的背後盡是不能說的秘密」

Mr. Qoo

聲優業受到矚目的程度從近年以聲優為題材的作品快速增加可見一斑,但即便此類作品多以「揭露業界現實面貌」為話題,仍然多只會挑比較正面的篇章作描寫,真正的現實還是觀眾所看不到的...

本文由讀者 華生 投稿

長久以來,聲優這份職業,在數次近代化的轉型所造就的結果是好是壞,一直是業界和動漫愛好者間頗受爭議的話題。有人認為,原本只是負責配音的聲優們或許偶爾唱唱歌發行專輯還無妨,但成天上節目開演唱會,甚至上紅白就顯得很不務正業,模糊了配音工作者和偶像藝人的分界;但也有不少人覺得,聲優的能見度提高可以吸引更多有才華的人士投身此行,並讓原本只能靠配音吃飯的聲優們有更多機會提升收入,並非壞事。不過不管怎麼說,客觀的事實是隨著在高中未來志願書上填「想當聲優」的年輕人年年增加,動漫產業的增長幅度卻趕不上聲優志願者畢業的速度,導致目前業界內明和暗的競爭之激烈已經升高到史無前例的地步。日媒《日刊大眾》在日前訪問某位不願具名的動畫業內人士,該位人士豪不避諱的評論:「聲優界目前病態的程度,是當大眾欣賞著光鮮亮麗的動畫時完全無法想像的。」

「不知不覺間,聲優界為人所知的逐步剩下年輕貌美的新人女聲優了,是甚麼原因造就的?單純的偶像化嗎?不是的。」該位業內人士透露:「這看來不錯的現象反映的卻是業界的現況,本來講求實力,不太用的到外貌優勢的聲優界卻反其道而行,變成長得漂亮才有出頭的機會,原因是因為目前的新人聲優界已轉變為『以能舉辦螢光幕前的演藝、歌唱活動為前提』,而非以配音業務為主的情況。會往這個方向的方展,主要是因為在目前動畫界,資深聲優完全不缺,他們能夠分配到穩定的配音工作,而且酬勞一般都是從最基本年功制的一話1萬5千日圓計算;老人都這樣了,新人們實領的酬勞只會更少,更何況供過於求的新人聲優只能一起搶深夜動畫的出演機會,不另闢蹊徑的結果就是大家一起完蛋。」

能進錄音室和知名聲優一起擔任動畫配音是許多聲優志願者的夢想,但實際上,超過九成的養成所畢業學生一輩子連接一次配音工作的機會都沒有

雖說聲優偶像、藝人化是眾所周知的情況,但再怎麼說本職仍是聲優,不從配音開始累積知名度是絕對無法和他人競爭的。當新人一進入聲優界,首先要面對的是「如何盡快爭取到配音工作足夠的曝光度」的挑戰。唯有多接話題作的人氣角才能使粉絲增加,也才能有後續推出CD,寫真集等個人周邊,舉辦演唱會這些最賺錢的「副業」的機會,可說是新聲優踏過競爭者屍體生存下來的不二法門。那麼,如今大家是怎麼達成這項目標的呢?

將於2017年7月推出寫真集的聲優豊田萌絵,出個人周邊對於現今新人聲優而言已不是撈過界的外快,而是為了生活下去的必然發展

「爭取到動畫配音的機會是很困難的,首先要突破公開試鏡的難關才有辦法獲得配音資格,但是在參加試鏡前,要如何讓事務所有意願推你出去參加又是個大問題。」這為業者又補充道:「若站在事務所的立場,當然會推認為最有潛力的主打聲優去參加,也就是社長和製作人最看好的人,所以如果是一個有企圖心的新聲優,絕對要不惜代價討好社長和高層。」那麼,只要成功成為社長的掌上明珠就能當上主役連發的人氣新星了嗎?當然不,接下來你還得面對第二個難關。

「接下來,如何面對在動畫製作中有選角權限的人也是很大的問題,一般情況就是動畫製作,音響監督和原作者。在動畫製作委員會對各事務所放出試鏡邀約,到正式開始視鏡會前,製作群和原作者通常會和聲優事務所的關係人私下聚會。如果事務所接到聚會邀請,經紀人就會對想推的聲優說:『已經排定在某日和某動畫製作的關係人打照面,記得好好表現!』然後細心研究委員會高層們的喜好擬定作戰計畫,到了當日再努力表現,要聲優用盡辦法吸引委員會高層和原作的注意。」至於所謂的「用盡辦法」是否包括讓聲優迷們最在意的那三個漢字?這位業內人士說:「只要跟聲優說『想要演出機會的話,你知道該怎麼做了吧』就好了,有時連還是高中生的聲優都躲不了這一套。」

過了事務所和動畫製作群兩大難關後,會怎麼發展就看個人造化和「幹勁」了,整體而言,能過突破這重重難關和運氣夠好,能獲得足夠動畫演出機會得以存活下去的聲優們差不多百中選一,可說是非常嚴峻的挑戰。不過最近有一種媒體,逐步改善了新聲優們只能先往深夜動畫發展的慘況,「就是社群手遊,產量比動畫還多,而且由於小成本製作使得開發商更樂於僱用還沒有知名度的新人聲優,甚至是聲優科在學生。而且這一類的手遊廣告多會完整地把聲優的全名和樣貌展現出來,對於新聲優打知名度也相當有利,可說是十分有幫助的打工機會。」業者持續說道:「這類的聲優酬勞比照遊戲配音,是由字數計價的,對聲優來說不太賺,對廠商來說也不太虧,而且免洗手遊玩家不太會在意配音的品質,更沒有興趣追究聲優們獲得工作的方式,故製作委員會樂於利用無名的新人聲優。不過對聲優來說,要是哪天遊戲大紅,決定改編動畫,那麼他們也就飛上枝頭變鳳凰了,從投資的角度來看也是蠻划算的。」

總而言之,自第三次偶像化浪潮以來由於聲優工作逐步為世人所知,使得近年聲優業逐年因供過於求呈現嚴酷的現況,與其說聲優偶像化是歪風,還不如說是整個大環境根本不允許他們走正途,而且真正最讓人擔心的狀況恐怕從現在才開始。「新人聲優們最大的敵人,是 AKB48等偶像團體轉行過來當聲優的那群人。」

曾擔任過劇場版《妖怪手錶》配音的島崎遙香,去年曾因為公言想當吉卜力電影的配音引發動漫迷的反感,不過其實業界偶像轉型聲優的接受度還頗高

「不少少女團體偶像都對從事聲優表示感興趣,畢業後積極的想轉職當聲優。前 AKB48的島崎遙香就表示希望能擔任吉卜力動畫電影的配音,另外同團的畢業生,佐藤亜美菜、仲谷明香、石田晴香,和前 SKE48的秦佐和子都已經轉型成為聲優。如此的狀況或許讓傳統的聲優迷感到不滿或疑惑,可是對業界來說完全不同,反正目前主流的動畫風格普遍不需要太專業的聲音演技,偶像也幾乎都能勝任。而比起正統科班出身的新聲優,偶像轉型聲優還有熟稔業界規則,在藝能界人脈良好和天生知名度高等優勢,所以他們會這麼能被動畫業界接受完全不令人意外。」業內人士續說:「更何況比起一般聲優,偶像轉型聲優更長於如何對動畫製作群投其所好。 AKB48等偶像團體的女孩們都是一路披荊斬棘,殺敗無數對手,在大人和觀眾們露骨的慾望和要求間一路成長過來的,要比營業能力和野心,一般養成所修業的聲優絕不是對手;況且也有不少具有身材樣貌優勢的偶像覺得目前發展不如預期,轉型當聲優可能比較容易的,無論如何,這些偶像都不是正統聲優能輕易對付的對象。」

聲帶的老化速度和其他器官比起來是相對較慢的,同時幹這行的也沒有退休金和與其他職業通用的勞退制度,因此除非是身染重病到不得引退,資深老聲優大多會持續工作到盟主寵召那天,加上其他偶像界對手的競爭,現在的環境對年輕的聲優來說可說是前所未有的嚴峻。雖說由於資訊傳播迅速,很多立志當聲優的人在踏入這圈以前已經作出了最壞的心理準備,不過心理素質並不能帶來相對的回報,反而常讓新聲優在與這個業界的競爭中落入不對等的被動局面。

「大家都知道要當上個讓人叫得出名字的聲優很困難,所以無不努力付出,但這反而讓新聲優成為事務所和動畫業界一起聯合宰割的俎上肉。反正青春的肉體和聲帶要多少有多少,他們自然完全不會懂得珍惜,一批榨乾了就換下一批,每年都有一大堆單純喜歡動漫、懷抱夢想的年輕人進入聲優養成所,然後畢業體會這個業界的現實;除了少部分實力外貌運氣兼具的成功者以外,大部分聲優志願者只是白白浪費了青春,徒留下令人扼腕的回憶,這才是這個業界不能說的殘酷真相。」業內人士先生最後如此為這次的訪談下結論。

知名聲優大塚明夫在自己2015年的著作《聲優魂》中,第一章便直截了當的以「說想當聲優的人都是笨蛋」為題,道出業界的現實與殘酷

在QooApp開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