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為網遊廢女的存在!?主婦層女性玩家為何也會陷入轉蛋輪迴

Mr. Qoo

有云:「課金就像吃飯一樣(註一)」是人的本能,並非宅男宅女才會課金買快樂。日本有許多知名的聲優課長們,其實藝能界的課長也不少,像是曾飾演《月薪嬌妻》宅宅工程師的「星野源」(難怪飾演宅宅如此像) 曾於廣播節目上,透露自己為了獲得《偶像大師灰姑娘女孩星光舞台》中某位角色大課一番。

還有曾是徐若瑄在日本發展的團體組合「黑色餅乾」之競爭對手「口袋餅乾」中的女主唱「千秋」,也曾在LINE遊戲《Disney Tsum Tsum》上,課了可以買一個名牌包的錢。

名為網遊廢女的存在

網路遊戲約從2002年《FF XI》推出後開始在日本普及,看重此商機,各遊戲公司陸續推出需要組隊打怪的線上遊戲,亦因而產生了一群為了遊戲,影響正常生活的「網遊廢人(ネトゲ廃人)」。他們幾乎不關電腦或家用遊戲機,一出門便會買足數天份的食物,一回家便沒日沒夜在網遊世界奔馳。

網遊廢女

近年來隨著手機普及,遊戲日漸擺脫舊時男性專美的景象,女性向遊戲市埸產值連連擧升。昨天(5月28日)就有日本知名企業 Aeria(日文:アエリア)以約70億日圓收購《美男》系列開發商 CYBRID 的舉動,對準就是日益蓬勃的女性向遊戲市場及玩家群。

其中,就有一群沈浸在手遊世界的主婦們,被稱為「網遊廢女(ネトゲ廃女)」。

時間碎片化的主婦與手機遊戲

由於手遊隨時隨地可以玩的特性,除了使用社交平台,新手遊戲玩家也增加不少,平時零碎時間較多的家庭主婦,便為此類新手玩家之最大族群。

遊戲大廠 SEGA 曾調查旗下手遊使用者數據,其中40幾歲女性占43.7%、50多歲女性占45%,幾乎證明「網遊廢女」真實存在。這些人便理所當然成為了課金潛力股。

網遊廢女

資料來源:ゲームスタイル研究所

原本都是錙銖必較的專業主婦,隨著智能手機出現,一下子接觸太多新鮮事物。部分主婦表示「一開始只是想稍微試試課金這個功能而已。而且也想要又帥又可愛的角色,回過神之後發覺一直在重複一樣的事,甚至不知不覺動用了家庭生活費。」

這種案例,就像丈夫為了賭博做了不可挽回的事情一般(課金抽卡其實就跟賭博沒兩樣呢),為此離婚、破碎的家庭其實亦不在少數。

為了土方!狠擲17萬

日本女性雜誌《女性セブン》於其2018年6月號的專欄中,引述某位已婚女性漫畫家的故事,以過來人的身份說明事態。事源她當初是為了得到《Fate/Grand Order》概率僅0.1~0.2%的「土方歲三」從10連、30連、50連…連到沒有理智。

網遊廢女

「當時腦中只想要土方想要土方,最後花了4萬5000日圓才得到。」但事情還沒結束,若是獲得同樣5張卡牌,就能最大化該卡的強度,於是「想讓我的土方變成更強…」的想法,最終得花17萬日圓才能以實現。

再舉個《FGO》的例子,把配音賺的錢通通還給遊戲(據說還可以買樓)的某某課長,亦自不在話下。

FGO01

不過最後上述的漫畫家也說「還是希望避免『沒轉到想要的角色又浪費錢』這種最糟的情況,所以如果轉到不要的角色,而且也課過一次,那還是先放棄得好。」

過度課金成為病態?

針對課金所帶來的社會問題,日本消費者廳早於2012年就有針對「成套收集轉蛋」(日文:コンプリートガチャ),以《景品表示法》對業界祭出罰則;後來2016年年初的「70萬日圓猴女事件」(見另文),更間接引發了轉蛋機率透明化的措施。爾後,日本線上遊戲協會(JOGA)和日本電腦娛樂供應商協會(CESA)都有對旗下會員的轉蛋運營提出指引,圖維持一個健康的業界環境。

網遊廢女擷自:WHO: Gaming disorder:Q&A

根據日本線上遊戲協會2017調查,日本網遊市場規模1兆2796億日圓中,使用手機或平板遊戲佔有1兆1517億日圓,幾乎可說是99%以上。除了主婦們,小學~高中生約有七成皆玩網遊。甚至連 WHO(世界衛生組織),都於今年1月宣佈,依賴遊戲而影響生活,是一種精神健康問題。

可是!道理大家都懂,而所謂「愛」就是一個失足,情不自禁啊!

備註:

1. 知名聲優悠木碧曾在接受訪問時說出「課金就像吃飯一樣」
2. 於2016年初有玩家花70萬日圓想從《蒼藍幻想》中轉出特定角色,一無所獲。

參考資料:

ゲームスタイル研究所。《スマホの所有人口》,SEGA Games。
マネーポストWEB。《ソシャゲ依存になった漫画家 課金ガチャを回し続ける心理とは。》,小学館。
日本線上遊戲協會。《JOGA線上遊戲市場調査報告2017》。
日本 AERIA 收購 CYBIRD 相關新聞稿

在QooApp開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