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CA2021:《鬼滅之刃》鬼殺隊之「柱」中文配音員訪談!暢談作品配音感想以及幕後趣事!

Mr. Qoo

2021台北國際動漫節第四日(2月7日),今日最大重點為《鬼滅之刃》中文配音員見面會!本次邀請到 「柱」配音員 于正昇(飾演宇髄天元)、馮嘉德(飾演胡蝶忍、時透無一郎)、黃天佑(飾演悲鳴嶼行冥)、錢欣郁(飾演甘露寺蜜璃)、江志倫(飾演伊黑小芭內)、陳彥鈞(飾演富岡義勇、不死川實彌)同時登台。而在見面會活動正式開始前,6位配音員特別撥空參加媒體聯訪,回答 QooApp 與多家媒體的訪問。一起來瞭解他們飾演「柱」有什麼感想吧!

鬼滅中配

▲ 由左至右分別是 黃天佑、馮嘉德、于正昇、錢欣郁、陳彥鈞、江志倫

──請問老師在詮釋多個角色上,必須要注意哪些地方?自己有特別下了哪些功夫嗎?心境上自己是如何調整呢?

于正昇(飾演宇髄天元):通常我們在接到工作的時候,都會先問一下聲音導演有哪些角色,然後聲音導演會很耐心地告訴我們需要呈現的角色個性、聲線、甚至年齡,我們在拿到資料之後,就會先自己在腦中想好到底要怎麼詮釋,當然也會試音,經過測試之後,發現這個聲音與個性符合這個角色,就會開始錄音。

在心境上來說,其實我一開始接到的消息是錄反派,所以我很期待,大概只有 欣郁 才敢找我錄反派吧!我錄反派的機率不高,還滿珍惜這個機會,也還滿興奮的。演到後來當發現有音柱,我就問 欣郁 他的個性,瞭解一下他的戲份,我再給他一個另外的聲音,希望大家可以觀察一下我的表現。

馮嘉德(飾演胡蝶忍、時透無一郎):那時候接到蟲柱這個角色的時候,欣郁 什麼都沒跟我講,只有跟說「嘉德姊,妳要記住哦!她永遠都是笑著生氣的!」,我就腦中一片問號,最後還是一頭霧水地錄完了。

錢欣郁(飾演甘露寺蜜璃):我有說她的聲音很甜美啊!

馮嘉德:於是我盡量去展現了我甜美的聲音。另一個角色就比較少年,他講話比較平淡、有點呆萌呆萌的感覺,就相對輕鬆。對我我來,比較吃力的就是要維持住很甜美又笑著生氣。

鬼滅中配

▲ 本次動漫節福袋商品

黃天佑(飾演悲鳴嶼行冥):岩柱剛好跟 嘉德 相反,嘉德 的角色是笑著講話,我的角色是哭著講話。就跟剛剛講的一樣,領班都會提示角色的個性、劇情大綱與走向,所以在接到角色的時候,心裡會有底要怎麼配音。因為岩柱是哭著講話,基本上我是把他當諧星來配啦!那個情緒還滿特別的,哭著講話在表情上也滿違和的。

至於調適的方式,因為我除了岩柱之外,其他則是配一些雜角,欣郁 就是各種拐瓜劣棗、禽獸畜生都會丟給我,所以我也只要專心配好岩柱就好。

錢欣郁:因為九柱出現了,但是我們沒有多餘的經費可以請其他的人配音,我勢必也要自己下去配音。我已經有配主角炭治郎的少年音了,所以得選一個與主角相距最遠的聲線,才比較好區分出來,因此把戀柱安排給自己。

至於錄她的時候,我就是要想辦法讓可愛的花癡少女附在我身上,用我最可愛、最花癡、彷彿看到自己喜歡的偶像的心情來配這個角色,希望大家可以喜歡我可愛的聲線,雖然我很沒自信。

陳彥鈞(飾演富岡義勇、不死川實彌):雖然我主要是配伊之助,但因為我第一集就接觸到水柱・義勇這個角色,所以對他的印象很深刻。其實鬼殺隊的人都很年輕,但是風柱和水柱的個性差別非常大,義勇是個不太愛講話又很冷靜的人,但是風柱一出場就很搶鋒頭,甚至帶點邪氣的感覺,所以在個性上,我可以很容易將他們分開,比較不會擔心聲音調整這部分。

江志倫(飾演伊黑小芭內):因為我在劇中主要飾演的角色是善逸,而蛇柱這個角色和善逸是完全相反的。善逸是全然開放、什麼都好、什麼都喜歡,但蛇柱是把自己完全關起來,當下要展現出對這個世界的惡意,對所有人都很不友善。錄音時,欣郁姊 會給予一些調整,像是這句話可能要再糾結一點之類的。

鬼滅中配

──請問老師們配音的九柱,大多數成員在目前動畫的戲分並不多,但後續的活躍度都令觀眾非常期待,會複習或預習與自己角色有關的劇情,並先做個練習嗎?

于正昇:在這部戲這麼火紅之後 我們無論如何都會看到相關消息 所以我在 FB 上看到很多關於後續第二部、第三部的劇情。

陳彥鈞:下一部就是你啦。

于正昇:嗯,所以我也知道下一部我大概還滿重要的,而且他們都在警告我,我自己有很小心地稍微去瞭解一下。我覺得這部片真的值得我們花很多心力去完成,希望第二部的音柱大家都可以喜歡,但我還滿期待無慘的(笑)。

錢欣郁:我也很期待!

于正昇:我們先期待音柱,接下來再期待無慘。

馮嘉德:老實說,我只有在工作的時候才會看戲劇或看動畫,平常是什麼都不會去追的人。因為配了這部,也同樣不小心會在 FB 或是某些相關新聞上看到一些些消息,但沒有特別去瞭解。我覺得要配音時再去瞭解比較有驚喜感,不想被劇透,也是因為我認為有時看了劇透,心裡就會產生某些既有想法,或是既有的感覺,會有刻板印象,所以我想要之後再去解開這個驚喜。

鬼滅中配

黃天佑:我在配過這個作品之後,的確有去注意到一些消息,因為確實還滿紅的,不管打開電視或網路都會看到,YouTube 上也有很多解析,我也不免有去看了一下。聽說岩柱這個角色後面還滿強的,我也很期待他可能不再是這種講話方式,可能會有很多戰鬥場面。

于正昇:哭著打的(笑)。

黃天佑:嗯,哭著打的(笑)。

錢欣郁:我是已經完全把漫畫都看完了,一直心心念念、等待著第二季的消息,但為什麼還不公布呢!?因為已經看完了,知道後面會發生什麼事,所以我也很期待花街,是我最喜歡的一段劇情,還有花街接下來的故事。反正我就是以一個很期待的心情,希望他們趕快發表發表新作品。

于正昇:妳就鐵粉?

錢欣郁:我是鐵粉!

眾人:(笑)。

陳彥鈞:如果不算伊之助的話,其實下一段故事是沒有風柱和水柱的。畢竟我也和欣郁姊 一樣把漫畫看完了,我其實很期待風柱的兄弟那段,如果大家有看漫畫就會知道,真的很期待動畫是什麼感覺,光看漫畫就是一段很讓人感動的劇情。我就不劇透了,希望可以早日看到那段的動畫。

錢欣郁:我覺得動畫那邊我應該每一集都會哭吧!那一段很感人~。

江志倫:我也是下一段戲,蛇柱不會有表現機會。

陳彥鈞:但我們也是很忙啊!

江志倫:對,我們跑不掉,我們三個都跑不掉,我們還要扮女生!

錢欣郁:對耶!

江志倫:蛇柱到最後篇章時,我還滿期待他的打鬥場景,還有對戀柱的內心話,很期待那段戲。

鬼滅中配

──請問老師們除了自己所飾演的角色之外,有最欣賞原作中的哪個角色嗎?原因是?

于正昇:剛剛前面有說,我一開始被委託的任務就是配無慘,我是抱著非常興奮的心情要來配這個壞蛋,所以老實說還滿想配無慘的,但是聽領班說他可能要到第三部才會出現。

馮嘉德:我其實滿喜歡炭治郎的,因為在這個環境當中,很少有人可以這麼地單純。他是一個很純粹的人,而且和家人有很緊密的連結,也有非常堅定與堅強的信念。我覺得他的這點,在現在這個社會中,是很多人所欠缺的,所以我很喜歡炭治郎。當然我也覺得善意….是一個….

于正昇:很可愛的小弟弟?

馮嘉德:哦不,我覺得他是個很可怕的角色。

眾人:(大笑)

馮嘉德:我為他感到勞累,因為錄他真的是要花比較多的精神與精力,常常大喊可能會對喉嚨感到損傷,感到疲累。

鬼滅中配

黃天佑:我跟你剛好相反,這個作品裡面有兩個角色我個人還滿喜歡的,一個是善逸,因為他的表現方式很神經質、歇斯底里,話不落地,可以一直講一直講,又很高亢,但不是我會想接的角色。

錢欣郁:應該沒有人想接吧!

馮嘉德:每個人都不想接。

黃天佑:另外我最推崇的是禰豆子,因為她沒有台詞。

眾人:(大笑)

黃天佑:因為沒有台詞,所以配禰豆子應該很開心吧!可以多利用時間休息。但是照這個速度演下去,不知道等演到我那段的部分,我們是不是快退休了?所以希望動畫趕快發展下去。

錢欣郁:除了我自己的角色,還喜歡誰嗎?其實我真的都很喜歡,應該沒有不喜歡的角色吧!最期待的當然是無慘,因為不管是無慘的中配還是日配,都是我非常非常喜歡的配音員。當時我一看到無慘的形象,就覺得不管怎樣一定要請 昇哥 來錄,綁架都要來配!所以也很期待看到後面的劇情,還有他和炭治郎之間的互動。

其實我比較喜歡的都是角色與角色之間的關係性吧!像是風柱與他弟弟,或蛇柱、柱戀柱,還有無一郎兄弟,甚至是上弦那對兄弟,啊!我一直在劇透!總之我本來就是很喜歡親情的部分,我想我應該沒有什麼討厭的角色。

于正昇:基本上你就是鐵粉。

錢欣郁:我真的是。

鬼滅中配

陳彥鈞:這個問題我腦中浮現的是比較後期的角色,是日之呼吸的創始人。為了不要透露太多劇情,就簡單講,那個角色背負了很多東西,他的氛圍是會讓人想要去瞭解他,到時候製作成動畫時,應該很有氣氛與張力的角色。

江志倫:我個人比較喜歡的是霞柱,因為我的角色很多都有些瘋瘋癲癲的,所以我很嚮往那種可以好好講話的角色。

陳彥鈞:那怎麼不是禰豆子?

江志倫:因為我無法突破性別次元去配音的問題,所以我放棄。

──請問老師們在目前動畫已有的劇情中,有最喜歡或印象最深的橋段或劇情嗎?

于正昇:我很佩服日本動畫的一點是,會讓每個角色的出場都非常氣勢磅礡。所以如果問我個人喜歡的場景,我真的非常喜歡柱合會議那一場戲,他們每個人的出場、特寫、還有字幕,呈現出來的感覺與氣勢都非常棒,而且那也是我第一次認識音柱。

馮嘉德:我喜歡劇場版。因為炭治郎的全家都被殺了,只剩下禰豆子變成鬼與他一起旅行。他在劇場版裡重新回到到家人還活著的時候,我覺得那是他對家人、對親情的一種渴望,甚至之後他的家人對他惡言相向,他也堅信那不是真的。我跟 欣郁 一樣,也很喜歡親情、家人這塊的描寫,炭治郎真的是與家人之間的關係非常好,才能堅定不移地去信任。我覺得這種信任是很重要的。

黃天佑:我印象深刻的場面也是柱合會議,因為九柱全都出現了,包括主公大人也有出現。

因為在工作流程上,常常為了效率,有時候可能會分開錄,甚至是跳段落來錄,對劇情的瞭解就會是片段的,有些劇情也不會參與到。透過柱合會議那場戲,可以瞭解到大部分的主要角色,以及劇情走向,能對這個作品有更多的瞭解。

鬼滅中配

錢欣郁:我印象最深刻的還是第19集最後那5分鐘,因為劇情是在電視動畫26集裡最高潮的地方,前面一直累積、一直累積的氣氛與情緒在這邊爆發出來,還包含整個作畫、運鏡、甚至特別為了那場戲寫的歌,那個歌詞都是配合著畫面一句一句地唱出來。

其實這是非常緊密的分工,分鏡、作畫、歌詞、演奏、演唱,到聲優的表現、音效的結合,可以理解到這部作品橫向作業的連結是非常緊密的,尤其那個作畫精緻到,隨便暫停都可以變成一張桌面,真的是非常了不起的一件事。

陳彥鈞:我當初試音是伊之助,但是第一次錄音時接觸到義勇,所以對我來說第1集讓我很震撼。義勇面對炭治郎家人被殺,卻還是想保護自己妹妹的時候,義勇對炭治郎說出的告誡,或是自己過去一些悲傷的回憶,那段獨白確實讓我確立我對這個作品的基調,真的很感人、很有張力,不會因為那麼長的獨白而不想看,反而對這部作品更有興趣。所以這段應該還是我目前心中的第一名。

江志倫:我印象比較深刻的是應該是無慘大人開裁員會那段。

眾人:(笑)

江志倫:當時在錄這段時,我還去要求可不可以放聲音出來聽,想被裁掉。真的很難得可以聽到 昇哥 那麼邪惡的聲音,很過癮。某一次我們收工後,我和 彥鈞 坐在裡面,欣郁姊 就出來問我們想不想聽 昇哥 的無慘,我們就在裡面放花癡。真的很帥!

鬼滅中配

──請問老師們在動畫劇情中,是否有覺得這個劇本太出乎意料了,光是想像覺得特別難配的台詞呢?

于正昇:我覺得每一場戲我們都要很用心去詮釋,問難不難配呢?已經到了這個節骨眼上,還是得把他做好,不管難不難配都要吞下去。但無慘那段裁員,我確實特別花了點時間去瞭解,我得先問一下聲音導演他的心境,或要用什麼方式去詮釋。是花了一段時間,希望大家能夠喜歡。那場戲對我來說,印象也是滿深刻的,雖然我很喜歡柱合會議(笑)。

馮嘉德:就像剛剛說的,我們接到每一個角色,不管再難也是要硬吞下去,要努力表出我們的專業,達到領班的要求。前面也有說,我就是必須要一直笑著生氣講話,每次我配完之後,領班就會說「嘉德姊,妳再那個一點」,我就會疑惑是哪個?

錢欣郁:就那個一點嘛!

馮嘉德:於是每次錄完,她都會「妳再那個一點」,我就回答「好,我再那個一點」,可我每次都不知道到底「那個」是哪個?但還是錄完了。錄蝴蝶最困難的地方應該是這裡吧!我們這樣算有默契嗎?

于正昇:妳們算是滿有默契的,知道她的「那個」是什麼。

錢欣郁:我覺得大家都知道啊!我每次講「請再那個一點」,後來第二次錄音都很那個啦!

馮嘉德:不管是哪一場的台詞,只要她提出「再那個一點」,我就「再那個一點」。

鬼滅中配

黃天佑:我覺得岩柱也是特別難配,因為他就是哭著講話,欣郁 也都會說「你再那個一點」,第二次錄完她就會說「對就是那個感覺」,我心裡想「我什麼都沒變啊」。

岩柱的情緒就是哭著講話,簡單來講就是慈悲為懷、悲天憫人,所以就算很開心,心裡還是有點悲傷,其實滿不好配的,內斂的情緒很多。另一個不好配的角色還是善逸啦!還好我沒接到那個角色,不然我就摔稿子了(笑)。

于正昇:妳來解釋一下那個一點。

錢欣郁:就是一個感覺啊!我也很難解釋,但為什麼你們每次都聽得懂呢?我說「請再那個一點」,第二次回來就是我要的感覺。我也很感動,大家都懂我,我好開心!

我自己的話,比較難配的不是台詞,而是炭治郎的話真的是太多了。他真的是個非常多話的孩子,平常就愛講話,打鬥的時候也不斷 OS,我都在想他這樣不會咬到舌頭、不會跌倒嗎?

于正昇:她妹妹沒話講嘛!

錢欣郁:對~禰豆子的話都在我身上了!也沒有太難說的台詞,就是話量很多
,所以錄完一集都要休息一下。而且他每句台詞的感情都很豐沛,不管是高興、生氣、難過,都是非常百分之百的情緒。

陳彥鈞:我來回答一下「那個」好了。一般我們在配音時,我們對角色都會先有自己的見解,所謂的「那個」,是我們見解的表現力還不足夠時,欣郁姊 就會說「那個一點」,其實只是把那個見解再加強,如果方向是錯誤的,就會花比較多心力來講解。

于正昇:你總算解開我多年的疑惑了(笑)。

陳彥鈞:對我來說難配的片段,應該是電視動畫。因為柱合會議之前,伊之助已經打了很久,義勇當時也在,最後柱合會議裡風柱出來了。當時我對風柱還有沒有太多資訊,覺得他的聲線可能會和伊之助有點重疊,所以我一開始對風柱的認知,是會好好說話的伊之助。

這個狀況到了劇場版之後就有改善了,可能是中間這段期間我把漫畫看完了,也有更多的時間去思考這個角色,讓我找到與風柱和平共處的聲音。但確實在電視動畫中,風柱的出現有讓我困擾了一下。

鬼滅中配

江志倫:身為本作最能體現「再難都要吞下去」的最佳範本,我應該沒什麼好說的。但其實再開錄前,善逸還有伊之助的部分,欣郁姊 會事先提供劇本給我和 彥鈞,我會在開錄前一個晚上,重複看那個片段3到5次。

陳彥鈞:會叫出來嗎?

江志倫:是不會叫出來,但是我會稍微抓一下速度,先在家裡多做練習,隔天到錄音室才不會浪費大家的時間。

──請問老師們,《鬼滅之刃》在過去這一年爆紅的情況下,擔任這部作品配音會感覺到特別的壓力嗎?

于正昇:會,因為以往我們配音老師其實沒有那麼被重視,但近兩、三年來,大家越來越重視我們,也感到很高興。這部片這麼紅之後,我覺得在座幾位壓力都會變得很大,因為自己會希望能把角色配好,也希望收看的觀眾能更支持我們,可以讓他們感覺到我們的誠意,所以壓力真的滿大的。

馮嘉德:一定是有壓力的,因為只能比之前表現的更好、不能更差。我們常常會在配到好作品時很開心,如果自己的表現能讓作品加分的時候會更開心。我們會希望保持這個心態,不是為了讓別人開心,是對自己負責,所以那個壓力是一定有的。

黃天佑:對我來說,我並不覺得有任何壓力,因為在接配這個作品時,我本身並不知道有這麼紅。接到任何角色,我們就是盡全力,瞭解角色的個性之後,照我們的詮釋方式去配音,我不知道在我配完之後,作品會紅到什麼程度。

配完《鬼滅之刃》比較開心的是,因為大家慢慢對中文配音這個產業給予越來越多的關注,對我們來說也是好事,可以激勵我們自己,在接到其他角色時,每一次都當做是一個挑戰。

鬼滅中配

錢欣郁:我自己其實也沒有什麼壓力,因為不管是不是《鬼滅之刃》,在製作任何作品的時候,我都是以一個私心的方式在製作。因為我本來就很愛看嘛!所以不管是什麼樣的作品,我就會照自己想要的方式找配音員,也會去幫他們解釋,呈現出我想要的感覺。

《鬼滅之刃》也是一樣,我就是站在觀眾的角度,希望能聽到這個樣子的表現,所以反倒沒有什麼壓力,就是很期待。在大家的幫忙之下,最後能夠有這樣的成果出來,我真的很興奮、很感動,謝謝大家!

陳彥鈞:謝謝領班大人的辛苦。我雖然有耳聞《鬼滅之刃》是一部滿紅的作品,但也是等配完後才慢慢發酵,直到在網路上爆紅。一方面是件很開心的事,另一方面是外界也沒有給我們太多壓力。我覺得壓力是我們自己給予自己的,例如有下一部《鬼滅之刃》續作,我的角色再出現時,我是不是可以比上一部表現有更多細節、更精準?對我來說,會想看到自己在角色上的成長。

江志倫:我就簡單做個總結吧!找出原因,平常心對待,無壓力。

鬼滅中配

──請每一位老師給《鬼滅之刃》的觀眾還有喜歡這部作品的粉絲一些話,或是想要對他們說的感謝。

于正昇:非常感謝所有支持我們的粉絲,或喜歡這部動畫的朋友,希望下次也能繼續支持我們,我們也會努力去完成作品的。

馮嘉德:我可以喊+1嗎?要說的話都被說完了…..。真的很開心,謝謝大家支持和愛護,也希望大家以後可以一直支持我們,謝謝。

黃天佑:我覺得《鬼滅之刃》這個作品對人性的刻劃還滿深的,人有好人與壞人、鬼也有好鬼與壞鬼,每個人都有他的故事。我是覺得不要以太絕對的想法去看任何事物,一個好人有不盡如意的地方,壞人也不全然都是壞人。所以我覺得可以從中學習到很多事情,試著去發掘不為人知的一面。當然也希望大家能盡量多支持我們中文配音,讓我們可以越來越成長,謝謝。

錢欣郁:首先真的是謝謝觀眾們的肯定與鼓勵,因為當初真的沒想到會爆紅成這樣,而且中配的回饋和反應也都還不錯,所以真的很謝謝觀眾的支持,讓我們一起期待第二季吧!

陳彥鈞:感謝喜愛《鬼滅之刃》中配的觀眾們,也希望如果是因為《鬼滅之刃》接觸到中配的觀眾能覺得喜歡的話,可以去關注其他也有中文配音的作品,可以挑個自己喜歡的來看。也請大家繼續期待,我覺得我們下一部或是往後的作品,都會有更好的呈現。

江志倫:再簡單做個總結。謝謝大家支持《鬼滅之刃》,我也是真的沒有料到會有這種現象級的反應。喜歡《鬼滅之刃》和中配的粉絲們,祝大家今年都身體健康,繼續期待我們接下來會帶來的中配作品。

鬼滅中配

 

舞台活動現場

媒體聯訪之後,正式見面會舞台活動更有精彩的現場配音演繹!不妨點擊下方連結前往瞭解活動盛況,並觀看配音老師們的即興演出!

 

《鬼滅之刃》中文官網

木棉花Facebook

最新資訊